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鬼知道发生了什么

论脑叶暖暖变成脑叶小当家的过程

不说了,我去找老骷髅推出白夜烤翅了

我只是来无光摸宝打钱刷练度的,爬爬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

我就说一句

垃圾神秘cnm

伤心,删档去了

——————
看了看几个小时之前发的那条。
下方的神秘仿佛冥冥之中预示了什么

是新存档新来的麻风!!!我吸爆!!!

等会儿下海湾水疗馆洗一洗怪癖。

这个初始技能真棒,老司机的地牢之旅即将发车。

这太他妈的形象了

转载自:斯行子

就很绝望,甚至没法评论
@ph

我再也不直接在lof打字了

真敏感啊?
和谐得开心吗?
百度和你说有问题的时候,至少还会把你写的东西给你留下让你改。
lof直接把窗口往右一划,给你一扫没了。
你这样我知道哪里有问题?!!
辛辛苦苦写了两个小时你给我一扫没了?!!

法师与老龙·段子·其四

    平心而论,这莫名出现在森林里的一老一少,怎么看都十分可疑。
    首先是年长的那一位,又高又瘦,就像路边挺立的白杨树,可能是帽子或者鞋跟的缘故,他看起来比他的同伴要高出许多。姑且不论那身看起来就很轻薄又昂贵的绸缎袍子和长长的披风适不适合在森林里闲逛,也不谈各种边缘处的金色掐花和那种仿佛在邀请野兽的蓝紫色面料。光他身上的金属配饰数量就堪称浮夸,可谓是费舍尔这么多年来见过最多的一个了,在他走动时甚至都会发出细碎的金属响声。
    至于另一位,看起来能比旁边那位稍微靠谱那么一点,看他的脸应该还是个连身子骨还没全长开的毛头小子,虽然看起来平时吃得不赖——比他们所见过的同龄人都高,脸上带着的那股子认真劲儿也是这个年纪还没被岁月削去棱角的标志。但是虽然有所缩短却同样布满了银色装饰,看起来就像弱不禁风的贵族老爷的衣服就让这份放心打了折扣。而且他好像异常烦躁,眉头皱的就像打结的绳子,时不时就用像要把旁边老人烧出一个洞来的眼神狠狠地瞪过去,还不忘了补上几句什么,虽然听不见具体内容,但看那些跺脚和挥手就差不多能明白绝对不是什么友好交谈,不过对方看起来却是一副心安理得的闲适样子,偶尔回的几句话则让年轻的那个看起来更加暴怒了。
    按照他们这儿的看法,这两个可疑的人应该是一对儿法师老爷。
    虽然在印象中法师老爷们更应该呆在他们那些会飞来飞去的城市或者是比教堂尖顶还高的塔里头,闷头捣鼓那些他们这些不懂魔法的人用两辈子也弄不明白的破烂玩意儿,或者是抱着写满奇怪符号的书看的津津有味。而不是像两个仿佛要去参加什么宴会的盛装小丑一样在森林里头游来晃去,还吵个没完。

   “喂!”就在他还这么想着的时候,克劳福特朝那两个怪人挥了挥手里的斧子,姑且是吸引一下他俩的注意力。等那两人停止了争吵,用两双极其相似的蓝色眼睛一起望过来时,费舍尔就发现他们好像也并没有什么能和这俩法师大爷讲。
    “这片林子里头最近有些绿皮玩意儿出没!”但他的朋友显然并不这么想,在淳朴的樵夫的眼里,这俩怪人就和平时那样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就跑进森林的冒险家是一样的,需要提醒和劝说,免得到时候成了怪物巢穴里的一堆金属片——只要是牙和爪能撕碎的那些东西都不会放过——“那帮杂种危险的很!不要在这里乱逛!”
    年轻人脸上露出困惑的神色,他朝这边喊了一句什么,但因为语速太快也听不真切,这种困难绝大多数来自于他那奇异的南方口音,只知道确实也是通用语,大概的意思就是再说一遍。
    “我说,这里危险!”克劳福特还是乐意为外乡人多解释解释的,这次他放慢了语速并且尽力让自己的话里方言的成分没那么多。毕竟在他们这个城镇里外乡人还真不多见,尤其是这种南方口音,只有在他们去城里做买卖的时候才可能听到。
    这次对方像是听懂了,“谢谢。”点了点头之后这个年轻人又对身后的老人说了些什么,而被说的那个耸了耸肩。
    “还是让我来吧。”那个老人推了推他,这一句用的是字正腔圆的通用语,简直就像是烙在纸上的白底黑字那般清楚,费舍尔怀疑就算是偶尔来镇上传信的官[谐]老[谐]爷都没法念得这般标准——他们总是直接把ea念成a,er的音又总是发的太短。
    “我叫雷蒙德,他是克拉伦斯。”他说话的方式有些奇怪,不是说发音,而是他的语气里有一股懒散的感觉,总是让费舍尔忍不住想起自家婆娘养的那只老猫,那只毛发蓬乱的畜[谐]生在吃饱了之后总是会霸占壁炉旁边最好的位置,一双黄眼睛在暗处就是那么看人的,“感谢你的好意,如你所见我们并不是本地人……”他顿了顿,“至于你提到的危险,请相信我们这点自保能力还是有的。”
    克劳福特一脸狐疑的看了看这一老一少,费舍尔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这俩人看起来和他们平时所熟知的那些冒险者八竿子打不着。就算是冒险团队里的魔法师,多半也都穿着粗健实用的袍子和易于行动的装束,至于这俩——他看了一眼那个老头子手里满是精细雕花的长手杖——恐怕在野兽之前就先把强盗给招来了。
    被称作克拉伦斯的年轻人喃喃的抱怨了些什么,而自称雷蒙德的那位则是瞪了他一眼,“是这样的,我是他的老师,我们到这里……怎么说呢,本来的目的地并不是这儿。”他好像在极其费劲的斟酌词汇来让他们两个对什么东西一窍不通的人能听得明白,“你可以理解为我们本来是要去什么地方,却因为没和马车司机说明白地点在半路就被扔下来了。”
    “是传送门。”克拉伦斯嘟嘟囔囔的说着。
    费舍尔眼瞅着那个年长的法师用和他年龄应有的稳重极不相称的动作狠狠踹了自己的徒弟一脚。
    要不是知道法师老爷们都不怎么缺钱,他都要怀疑这旁边的小毛孩是不是被这个自称老师实为人贩子的家伙给拐卖来的了。

    “明明就是你的错!要是你来施法不就没那么多事了!你明知道我对这地方不熟!”
    “你以后用这魔法的时候还多着呢,现在不多练练以后怕不是得从半空中摔下来,掉进火山口或者是什么龙的窝里。”
    “已经掉进食人魔的窝里了!”
    “那更应该多练练了,第一次就出事故。”
    这俩法师又在他们面前旁若无人的吵了起来。

关于打赏对同人圈影响的一点看法

是这样

本傑貓:

子规_山顶洞人想晒太阳:



LGK&D:



是这样

  

  

解缘:

  



   


#本文不讨论太太们是否有权利获得报酬,以及打赏功能对同人圈子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影响,仅仅指出一些可能被忽略了的小问题。抛砖引玉,期待更多的探讨。

   

   

   



当lofter要出打赏功能的时候,我内心是拒绝的,崩溃的,出于把lof当作同人囤粮地的立场而言(我知道它还有很多版块,但那些基本不会牵涉到这一块的问题)。因为我深刻的知道,网易就是有能力把一个很好的产品搞臭,搞倒,并且这样的过程重复了无数遍,深表钦佩。最近的例子就是网易云音乐,用过的人大概知道网易和周杰伦之间的纠纷——允许无版权的音乐收费盈利,被告了之后,将用户已经付费下载了的歌曲下架,又打包出了新的合集要求再次付费。
在网易的经营下,一个用来听音乐的地方,不仅变成了没有音乐的段子区,最后还不忘薅一把用户的羊毛。对不起,您逼我去的虾米和酷狗。(我没收这两家钱;事实上,我还给这两家送了很多钱。)
我甚至有理由怀疑,正是因为音乐被搞臭了,薅羊毛的重担才落到了lofter肩上。这锅网易云先接好了,不送。


我不是说薅羊毛不好,这明明是你情我愿的事,对吗?我也不从道德方面批判则个,毕竟我深知我自己就是那个该被批斗的。
资本的力量是中性的,结果如何取决于控制的人。但很遗憾,这个控制者是网易。假使失败是成功的母亲,网易早就百家姓了。
只是我们应当清楚地认识到,网易是一个公司,lofter要盈利才能维持,这是正当并且毋庸置疑的。那么这也意味着一个必然的结果:当公司利益与用户利益(特指同人创作者)发生冲突时,我们是注定要被牺牲的那一批。

同人创作在版权问题上一直是一个灰色领域,不必多说。悬停在头同人作者头上的是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原作者对于版权问题是否追究,以及上升到著作权(民法)层面的条例是否修改,可能还涉及到一点国际公约的问题。我尊重并且支持原创者对自己创作成果的所有权利,也正因此,同人创作者应当对自己的立场有清醒的认知:我们在正在违法的边缘试探,所有的盈利行为,都有可能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正因如此,网易在声明中所表现的态度就值得玩味了。让我们来看看这段声明:

“lofter的打赏功能属于一种个人的赠与行为,是打赏者对被打赏者的鼓励支持,lofter的设计之初并没有让它承担道德、法律、及其它的制约责任。”

好一个设计时没有让它承担法律责任。有没有法律责任是您靠嘴炮出来的?您说没有就没有了?稍有常识就知道,国内目前可以说在一方面的规定有一定的空白,但并不代表这么做就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我不相信lofter方面不明白这一点,我也不相信这种说法是替同人创作者争取权益;恰恰相反,这是极其恶心的、lofter单方面对于自己方的免责声明——
“我们设计的时候没想那么多,我们只是个绝对中立的平台,关于那些打赏啊什么的全都是那些用户的个人行为。什么?你说他们违法了?好的,好的,我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平台,马上把那些tag清一清。哦对了,这个是他们的账户信息,我们绝对配合调查。”

我可去你妈的吧。

我相信国内外很多原创作者是宽容的、开放的,愿意给予同人创作者一定的生存空间。日本有东方,中国有凹凸,都是公开地开放了二次演绎的权利,兼容并蓄、相促相长,达成了双赢的局面。对于不愿被二次演绎的作者,我也真的非常、非常认同和理解。
但是lofter的这个打赏设定,无疑是故意把同人创作者往深渊推进了一步,明摆着表示:我们凭本事创作的同人,凭什么不能收钱?
可别说这不是侵权了,有没有侵权心里没点逼数吗?洗钱还得进一波赌场洗白白呢,打赏这种明面上、资金流动清清楚楚留着记录的事,回头找人起诉方便得不得了的事,你换个名字就算不得侵权盈利了?真以为国家和法律是傻的么?

这件事会慢慢发酵下去,酝酿着,只等一个爆点。或许是某个作者找上门来,或者是新的法律一刀切。我不吝于以最大的恶意揣测,lof甚至在等待这一天,然后反手把同人区清理一波,完成一个“华丽的转身”。图片、文章这些都有存稿,都不怕的;可是辛苦经营出来的爱好者交流圈呢?最重要的社区呢?
也许诸位所在的圈暂时安然无恙,最好的可能是永远能维持这样平稳的现状,我衷心祝愿如此。但是请不要忘记,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悬在我们头上,只等着坠落的那一刻。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Lofter是所有人的理想国,唯独不是我们的。

   

   

   


我不知道AO3,也不知道Fanfiction,随缘居、不老歌、汤不热、堆糖什么的听都没听说过……






另:
我一直更担心另一个问题。同人创作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学生,这一点令我非常、非常害怕,尤其在lof推出了打赏功能的现今。对于有工作的人而言,这千八百的真是小钱,哪怕上万也真不是大事。但是我很担心,这会让正在读书阶段的学生产生这样一种认知:
同人创作是可以挣钱的,是可以作为终身工作的。
我就不说起点的情况了,人家虽然文笔故事都不怎么样,好歹还是原创;依托于原创的同人呢?

亲爱的,请千万、千万不要以为同人可以作为谋生手段,当作放松的爱好就可以了。

   

   

   


好好读书比什么都重要。




   

  
 

是克拉伦斯的人设
大概是那种平时笑起来明明挺帅却因为雷蒙德的关系皱眉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