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魔法学院的万圣节之夜·1(B站主播们的同人)

万圣节惊吓游戏Hide and Shriek同人作品,主要参照来自B站主播铃哥与奈奈的互吓视频,以及铃哥与杆菌的游戏直播。

纯OOC之作,无CP向,只是觉得自己喜欢主播的互动十分有趣,望勿掐CP

跪地求勿掐CP,不然会被主播们挂钩子qwq

————————————————————

   Little Springs High魔法学院每年一度的万圣节到了,这日子总是那样的激动人心,再怎么严肃的教授和刻苦的学生也不会放过这一次整个学院的狂欢,以至于从万圣节开始前的一个星期里,无论是授课的还是上课的都已经有点心不在焉了。

   学院里已经用法术和魔法道具装点了无数富有万圣节特色的奇妙装饰:南瓜灯摆放在学校大大小小的角落,其中的一些里面还放着任君自取的各色糖果;小小的幽灵装饰吊在天花板上,一边扭动着小小的身子一边旋转个不停;几千只蝙蝠飞过学校的门厅和走廊,在被暗影法术遮掩的风里发出怪叫;空气中弥漫着烤南瓜的甜香味儿,扮成各色鬼怪的学生和教授端着杯盘走来走去,大声说笑。

   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让这些学生疯狂的还是每年万圣节的传统活动——Hide and Shriek。作为每年万圣节的传统项目,由每年每届的现任学生会长包下一整层教学楼作为赛场。在布置好后,每次都是双人对决,从早晨开始就由那些胆大的报名学生组成淘汰赛,经过层层淘汰而在午夜达到决赛的高潮。

   在这场惊吓对决中将以分数的高低论成败,而得分的关键便是红蓝两色的魔法圆球。将与自己祭坛相同颜色的球放在祭坛上将得到一万分的奖励,对手的圆球则没有任何效果。两位参赛者将被施以隐形的咒语,但这并不完善的咒语在跑动时便会显出行迹。个人魔法不允许使用,所有的魔法都由练习用符文的组合完成以布置陷阱,而两位参赛者也将被施以加护的咒语,以防魔法陷阱对他们造成伤害——当然了,痛感肯定还是会有的。

   而比赛最有看点的莫过于附着有惊怖术的尖叫面具了,虽然需要点儿时间充能,但这玩意儿本来就已经足够恐怖了,更别说突然在你眼前出现还带点儿精神攻击,足够把胆子最大的学生活活吓晕。看着参赛者连吃了一套魔法陷阱又被吓得口吐白沫是最好玩的时刻,听各种尖叫和惨叫一直都是万圣节这一天学院学生乐此不彼的事情。

   比赛将会通过有破隐的水晶球全校直播,最终的冠军将是学校当之无愧惊悚之王,同时还会收到学生会赞助的万圣节礼物一份。

   以及还要说明一句,自以为用学习名义承包楼层的愚蠢的学生们哟,你们难道不知道教授们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一边在比水晶球厉害多了的大号占卜镜前围观,一边下赌注并且互吹自己的学生最厉害么?

----------------------------------

   学院的大钟已经敲了十一点的钟声,然而大厅、餐厅和走廊的人依旧络绎不绝,所有的淘汰赛已经结束了,大家都在心心念念的期待着十二点钟的决赛。至于今年的两位闯入决赛的获胜者身边更是人声鼎沸,加油声不绝于耳,更别说这两位的粉丝应援团了,简直都要演变成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两位参赛者的其中一位正翘着腿坐在长条桌旁边喝着饮料,披着一件修短了披风的黑色学院服,只不过里面的衬衣换成了嵌着白条纹的红色。他绿色的半长头发十分的醒目,一双金色的眼睛到处游移着,嘴角带着一抹好看的微笑。这是学院三年级的学生铃椛,在去年就已经是万圣节活动的王者,在比赛中并不特别热衷于找球,而是以阴险的扔各种陷阱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对手用尖叫吓得再起不能闻名全校,每次和他对决的对手都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吓到灵魂出窍被学生会的后勤部抬出赛场的。

   至于另一位参赛者则正被许多女孩团团围住,一个接一个的给她打气加油,而她本人则在啃着万圣节特供南瓜派,吃得不亦乐乎。黑色的长发散在肩头,眼睛只顾盯着南瓜派上的奶油。奈奈作为一名刚入学的一年级生,在第一次参加这活动时却意外地成为了最大的黑马,她在这方面表现出的天分颇令人惊讶,以迅速的找球与娴熟的藏球为人称道,此外,她的黑洞魔法用的简直出神入化。

   那么这次的对决,胜利究竟是属于谁的呢?两位参赛者之间又将碰撞出怎么样的火花呢?

   “铃椛?听起来像是个女孩子的名字,你个老变态。”

   “老子是男的,贝齿!”

   声音意外地Man呢,铃哥。

----------------------------------

   “杆菌?杆菌!”端着一大盘南瓜派和用草莓与奶油装饰蛋糕的滚滚一脚踹开了宿舍的门,“你到哪儿去啦?餐厅找了大半天都没看着你!”

   坐在床上的金发少年吓得差点没把嘴里喝了一半的泡沫饮料喷在他脸上,“二五滚?”

   “虽然今年又输给铃哥了,但你也别太难受嘛,吃口蛋糕压压惊。”

   杆菌想想被铃椛美其名曰“艹杆”的活动……默默地捂住了脸。

   “哦!你也在看比赛直播呐!”滚滚倒是并不在意自己朋友那郁闷到下雨的心情,只是好奇的凑到了他膝盖上放的水晶球前,“要开始了?教学楼西面的走廊啊,经典地图呢!”

   “对,而且主办方嫌这两人太强,有可能会显得没趣,还添了进阶规则。”

   “哦,进阶规则?”滚滚咬着叉子,有些口齿不清,“我还挺期待的,啥进阶规则啊?”

   “就是给他们每个人都配了广播魔法,他们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会在比赛场地无死角广播。”


【重度OOC】论极乐净土的观后感(上)

看标题大家都懂,看完一个辣眼睛的视频后,撸一发文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么?

看不懂的大家看看av5416457,一切尽在不言中

可能OOC的厉害,但是想必你们也不太在意这种细节吧

毕竟看完那种视频,想写的正经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基地里闲的没事干的大家

如果你们认为有CP,那就有吧╮(╯▽╰)╭

--------------------------------------------------------------

  早上起床,阳光明媚,一切都好。

  没有该死的恶作剧喷漆,也没有烦人的牛仔柯基,也没有两个岛田家的不明生物在窗口飞檐走壁打的欢腾,也没有从实验室传来的不明爆炸声,也没有从医务室传来的迷之惨叫。

  洗脸,刷牙,穿衣,一切正常,万事如意。

  但死神总觉得今天的基地有哪里不对。

  作为一个在生与死之间久经考验的雇佣兵,直觉有的时候比眼睛更忠诚,比耳朵更敏锐,比思维更迅捷。

  现在他的直觉正在告诉他,大厅里这群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白痴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还不打算让他知道——

  因为只要看看看到他的那些人的反应就知道了——比如他的前同事,呃,当然也是现同事,那个冷血无情的法国狙击手本来正心安理得的擦着枪,看到他走过去的时候,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竟然难得的挑了一下漂亮的眉毛。而她旁边那个活蹦乱跳怎么也闲不下来的英国小女孩儿则是一副正经严肃的模样,正当他以为这位是不是转性了的时候,她却猛地把脸埋到手里,几乎把脑袋都顶在了膝盖上——然后连续几个闪烁就不见了人影,隔壁不远处的某个房间里则传来了她爆发出来的大笑声。

  好吧!这笑声应该不是要针对自己的,大概。死神摸了摸自己的面具,自信上面绝对没沾什么奇怪的东西或者是被那帮小兔崽子偷偷地糊了喷漆。

  其实仔细想想,这两个人的反应也没什么不对,艾米丽的表情……姑且可以算进打招呼的范畴里去,至于莉娜,这个活泼的不像话的英国小女孩儿,基地里听到她爽朗的笑声也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嗯……这么一想,好像也……

  可是我要怎么解释那边的两个日本人?!一个用热情洋溢到可疑的态度向自己打招呼,身上的散热阀还在可疑的连续喷出气体?!另外一个平时明明礼数周全的像个顽固老头,为什么这次却迷一样的别开了脸连个招呼都没有?!还有刚刚路过的智械僧侣,平时难得说句话这回却开口就送了自己一句感受宁静?!

  到底是我疯了还是世界疯了。

  今天的瑞破就这么浑浑噩噩的飘进了餐厅。

——————————

  等到他从餐厅里出来,打算到公共休息室去擦擦心爱的地狱火,顺便喝杯咖啡等委托的时候,那种奇怪的不对劲感觉愈发强烈了起来。

  “哦……嘿!早上好,莱耶斯叔叔!”那个长相甜美的韩国少女看见他,一下子没拿稳手上的掌机,那个可怜的电子产品在空中翻了三圈才在磕到地上之前回到了主人的手里。

  你能给我解释一下那个该死的后缀是什么吗。

  虽然很想吐槽,但作为一向神秘高冷的死神还是什么都没说,以及,虽然这位平时说话嘴就很甜,但也还没到用这种肉麻的称谓称呼自己的地步。

  他的风衣不自觉的抖了抖,从衣服的缝隙里飘出了一点黑烟。

——————————

  说实在的,虽然基地里的日常活动一切正常,但他的不适感却越来越强烈了。

  他在那边心不在焉的有一下没一下保养枪支的时候,承受了不知道多少来自同事们视线的洗礼,这个时候只能感谢面具,不然偷偷看这群家伙的表情还要一副高冷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操作困难。

  为什么那边的齐格勒要用一种充满怜悯的眼神看自己?为什么平时一脸严肃的法芮尔一副努力憋笑的扭曲表情?为什么那边的周美灵一直盯着自己看,而且已经因为操作失误把一台无人机修成了废铁?为什么那边吃香蕉的该死猩猩脸上总带着谜一样的“你活该”?为什么那边的卢西奥今天的音乐换成了一首奇怪的日本歌?为什么……

  忍不住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士兵76,守望先锋的前指挥官加现役指挥官正一丝不苟的检查着自己的脉冲步枪,红色目镜遮掩下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

  果然莫里森就是莫里森,才不会跟那些年轻的小毛头一样呢。迷茫·不知道年轻的小鬼头在想什么·时代脱节·半截入土·死神默默的给老兵点了个赞。

  不你们想多了,我才不是在夸他。

  然而十分钟后,承受不住周遭奇怪的窃窃私语以及谜一样的注视的瑞破选择提着自己的一衣服枪用暗影步移动到莫里森对面,妄图用指挥官的威严作为护盾抵挡一下。而人称76爸爸的指挥官大人也不负重望,因为离人群比较远,所以也清净的很。

  只有一点不好,那就是每当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短到一个限度,周遭的空气中就会由于化学反应而产生一种名叫尴尬的东西。

  没关系没关系,等到委托来了就解放了,在那之前……

  76在干什么?

  莱耶斯抬起头来,面具下的眉毛挑了一下。

  对面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给枪管上油的工作,脉冲步枪很随意的搁在膝盖上,肩膀轻轻的颤抖着。

  不舒服么,不会是早上吃坏肚子了吧。他在心底讽刺了一下,啧。可是因为战术目镜和面罩的阻挡,他根本就看不见他的脸,更没法揣测什么。

  但是对面肩膀的抖动幅度越来越大了,连头也低下去了。

  不会是真的吃坏肚子了吧……啊?

  正当高贵冷艳的死神一脸纠结的看着对面越抖越厉害的士兵在沙发上晃来晃去不知该作何反应的时候,他听到对面那人的面罩下发出轻轻的漏气声。

  他……在……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面指挥官的面罩底下爆发出一阵笑声,大厅里的所有人也被这种气氛感染——或者说是终于解除了什么禁令一样——开始不约而同,或轻或重的笑起来,只留下一脸懵逼·不知所措的加布里尔·莱耶斯。

  杰克·莫里森还在继续笑,好像憋了一肚子的笑料没笑完,那种感觉就像他透支了自己这一整年加上明年的幽默感,他一手指着莱耶斯,另一只手拍着沙发和自己的大腿,发出很没形象的狂笑,笑到后来,估计是那个面罩太影响他换气,以至于他一把就把战术目镜连着面罩整个从脸上扯了下来,露出那双好看的蓝眼睛和两道几乎把他的脸都撕开的伤疤。

  还在懵逼的莱耶斯很快做出了反应,直接把擦得铮亮的地狱火顶在了对方的脑袋上,然后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