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想到哪写到哪的摸鱼片段·想吃肉

    “想吃虾。”
    勇者回过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表情里含着些许哀怨的向导。对方就像个闹脾气的小孩一样把腿收上去蜷在沙发上,手里的书扔在旁边商人的膝盖上,而白胡子老人的嘴张得甚至比勇者还大。
    “向,向导?”
    “鲈鱼吃腻了,已经连着三个星期了。”他抬起眼来,平时温和的声线里有些微妙的酸,“想吃裹上面粉,炸成金黄色,用波浪叶调味再配上水果片和酱汁的虾——”看上去他是真的抓肝挠肺的想换个口味什么的……等等,不对啊。
    “我记得你们NPC……包括我,应该都是不用进食的才对啊?我们根本就没有这个需求才……”
    棕发青年换了个姿势,抱着膝盖的胳膊松开了。他把腿放下来,叹了口气,又变回了平时的向导,仿佛刚才那个形象只是勇者的错觉一样。“勇者还真是专注于探索世界和抹除邪恶……没有生理需求也总有心理需求吧,一日三餐我们还是每天都吃的。”旁边的商人轻轻的咳了一声,大概也是在提醒这阵子总是在空岛钓鱼的勇者总把成山的鲈鱼批发给他这件事。
    而明显有探索瘾,一旦出门就完全没了时间观念的勇者一拍脑门,也是回想起了自己有时候回家能闻到饭菜的香味或者听到NPC们在大厅聊天的声音,但是他总是急匆匆的跑到仓库卸下资源,然后就……
    ……就又出门了。
    向导仍然盯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表情高速切换的勇者,不轻不重的补上了一记暴击:“凝胶蘑菇什么的,也早早的就吃腻了啊。”
    勇者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用求救的目光看向旁边的商人。而对方对此则是默默转移了自己的目光,仿佛突然对窗外飞过的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样。
    “想吃兔子肉……”
    正当勇者转过身去认命的决定去一趟海边的时候,他又收到了来自奸商的暴击。

    “什么你是认真的吗?!”之前还歪在椅子上就差在自己脸上写上“我好无聊”四个大字的军火商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勇者。而旁边同样颓在酒桌上的爆破专家——他脚甚至都挨不着地,怎么爬上吧台椅子的——已经两眼放光了。
    “是,你的耳朵没问题,我也没撞到头。”勇者又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觉得头都大了,不过回过头来想想,自己确实是不够关心这些NPC,甚至连他们平时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决定补偿他们一下,“你们想要什么食材我今天会带回来。”
    “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那个老不死的奸商给他的东西打了折?”深色皮肤的男人重新坐回椅子上,带着几道细小伤疤的脸上露出笑意,“总不至于是Lermond给你施了什么奇怪的魔法吧。”
    “别再取笑我啦。”勇者有些垂头丧气的说着。
    而此时旁边的爆破专家相当不耐的跳下了椅子朝他们跑过来,短粗的腿在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声音,“行了行了,你们人类就是话多劳神的,我们矮人有句话说得好,‘闭上嘴,多挖矿’。”他抓了抓自己蓬松的棕红色胡子,“虽然我觉得你那小破铁棍儿和小铅子儿和我的炸药比起来实在是不够劲儿,但是咱们都知道肉里最带劲儿的是什么——”
    “想决斗啊矮子?”勇者眼见着军火商额角青筋暴起,“不过虽然你这脑子里全是粗鲁的炸药不懂枪械美妙的家伙十分可恶,但是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还是意见一致的——”
    “培根!”两个人同时转向勇者,异口同声的说,眼睛里闪闪放光。

————————————
今后会在这边更新一些平时偶然产生的灵感脑洞段子,长度不定,也不一定会有后续,就当是存料吧。
这篇脑洞成型的起因是在火车上饿到失智。
NPC真可爱。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