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想到哪写到哪的摸鱼片段·凝胶蜂蜜糖

  “你在吃什么好东西呢?”

   她听到这个笑声就知道是谁来了。

   朋克揽了揽自己的头发,那双带着金属嵌片的靴子在地板上发出磕碰的声音,一边嚼东西一边在自己的机器上敲敲打打的电工抬起头来,同为爱好机械的人,她一直和朋克有很多共同话题。

   “凝胶蜂蜜糖。”她放下手里的剪线钳,把用剩的电线往桌子远处推了推。

   “哇哦,那是什么?”朋克看着她收拾因为工作乱成一团的房间,“哦,不,不用搬椅子,我靠在桌子上也行,你知道的,我的房间也是一团糟。”

   “那好吧。”有一头亮丽橙发的女孩耸了耸肩,也很无所谓的往自己的箱子上一坐,“就是勇者自己摆弄那些炼药工具时弄出来的有趣东西啦,但是味道超赞。”她伸出胳膊去够桌子上的一个玻璃罐,朋克看到那里面放了很多彩色的小圆球——大部分是蓝色的,夹杂着紫色绿色等别的颜色。

   “凝胶和蜂蜜?他是怎么做的?”

   “大概就是那种凝胶小团子,然后在里面包上蜂蜜吧——至于他是用的在Leomund(魔法师)那里买的滴管来加蜂蜜的还是直接用的瓶子……谁知道呢。”电工在那个罐子里寻找着什么,那些凝胶糖看起来弹性十足的在她手下和罐子里跳来跳去,“我自己也试了试,应该不是把凝胶直接泡到蜂蜜里,那样没有味道——啊,找到了!”

   朋克看着她的朋友递过来一颗小小的粉红色凝胶团,里面金色的蜂蜜内核若隐若现。

   “这是那种稀有的粉红色凝胶。”电工看着对面的棕发少女一脸狐疑的研究着那团凝胶,笑得十分开怀,“虽然在平时没什么大用处,但是拿来做糖果可真是棒极了——哎呀,快尝尝吧,在这一大罐里面可都没有几个呢!要不是被我偶然撞见,求着勇者给我做了这么一罐,只怕你现在都没得吃呢,别人还都不知道这个!”

   那个味道的确很好。粉红色的凝胶本身就弹性十足又带着一丝甜味,当牙齿碾碎这个小球时,除了舌头和牙齿上的触感之外,被裹在中间的蜂蜜浓郁又甜美,还带着丛林蜂巢特有的清香气息,想必是巨大蜂巢里最好的那一批佳酿。而不知怎么处理的凝胶也变得比原本从史莱姆身上弄来时的流动粘性,只留下了那种胶质的美味。

   “好棒!”朋克发出惊叹,“他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她接过电工递来的一些普通凝胶糖,虽然没有粉色凝胶那么好吃,但是也足够诱人了。

   “好像是把凝胶裹成团之后放在颤栗荆棘榨的汁里泡过?”电工托着自己的下巴,“不然凝胶的形状没法这么固定吧,而且如果不加处理,肯定会在罐子里黏成一坨的。”

   “你可真是个小坏蛋,这么好的东西也不和我们说。”少女又往嘴里丢了一颗糖。

   对方的反应则是叹了口气,“都说了这是勇者炼药时的失败副产物啦,偶然发现凝胶和颤栗荆棘的有趣结合,就顺便做了点糖来吃。平时工作或者看书的时候,嚼嚼这个感觉身心愉悦嘛。”

   “我去拿给别人尝尝,再给我几个嘛。”

   “不许打我罐子的主意哦,之后想吃自己和勇者要去。”电工抱着那个玻璃罐,颇有点小猫护食的风范,但还是抓了一把放到朋克的手上。

————————————

想吃甜食想到哭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