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泰拉瑞亚·余烬·1

全员猎奇崩坏向,重度ooc,全NPC
便当发放密集,可能会有令人不适的情节
有血腥恶心向表现,有角色崩坏出现
一个“勇者”在严重残破的世界中行走,寻找真相并最终修复这个世界的故事
向导万岁
————————————
诞生

  很深,很深的黑暗,夜之母的拥抱,溃烂的黑暗。
  很疼,他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疯狂的朝他尖叫,很疼,真的很疼,那种痛苦弥漫在每一寸皮肤和肌肉上,让他感觉自己正被撕裂。
  也许这黑暗是正常的,如果我正在醒来。他已经被折磨到发木的大脑里跳出这么一句话来,但是为什么会这么痛苦呢,如果这黑暗是必然的一环?不是这样的,他的内心在嘶喊着,不是这样的,也不该是这样的。有什么东西被破坏了,撕裂了,又被篡改了。他就像个被主人抛弃的破旧玩具,曾经钟爱于他的人都消失不见,直到……
  他从黑暗里挣脱出来了。
  虽然那疼痛仍然没有退去,但他的感官开始恢复了,僵硬麻木的手指触碰到了身下湿润的泥土和纤细的草叶,他的脊背倚靠着粗糙而又布满裂纹的树皮,清新而湿润的空气里有风在流动,尽管眼睛因那高挂在天际的明晃晃的太阳而感到有些目眩,但这比那吞噬人的黑暗好多了,他这样想着。
  这才对,这样才对。脑海深处有个什么人的声音在一遍遍轻声重复着,自己应该出现在这里,自己属于这片土地……
  但是为什么还是这么疼呢?他想尝试去站起身来,但是他的腿却没有那个力气,他对自己这副没用的躯壳感到气馁。不过,在下一秒他就听到了一个温和的声音。
  “别动。”
  那声音很平缓,但是从那种苍老的沙哑里能推断出说话人已经不年轻了。尽管颈椎正在发出疯狂的抗议,但他还是努力的扭头去寻找声音的源头——就在旁边。
一位老者正坐在一截树桩上,从他那长度过腰的白胡子来看,他的年龄应该不是他能猜得到的。而那身紫色的、点缀着金色星星的长袍,那同样颜色的巨大尖顶宽檐帽,还有那根长手杖似乎都在无声的昭告着他作为法师的身份。
  “你的身体状态还不行。”对方又说话了,半遮在帽子阴影下的灰蓝色眼睛望着他,那双眼睛看起来很睿智,“它损伤得挺……厉害的,我尽我所能的修补了一下,你能醒过来可真是个奇迹。”
  疼痛在减轻,他尝试说话,但是发不出声音,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声带发出撕裂的钝痛,也许它太久没有被使用了,已经忘了自己应有的功能也说不定。但当他能够去检查自己身体的时候,却差点再度昏过去。
  “唉,我知道啊,我知道,孩子。”那名老者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怜悯了,“我知道。”
  如果说那些歪扭的缝线,溃烂的伤口他还可以无视,但是他的左臂从肘部往下的部分……
  已经全都没有了。
  非常,非常寂静,那些细碎的响声也一并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他只是怔怔的看着自己缺损了的肢体,还不太能接受这个现实。这肯定是有哪里不对,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但……
  最后还是魔法师先开口了。
  “虽然好像这句话不该我来对你说,但是……鉴于那个人不在这里,想必我帮他代劳一下,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他朝他笑了笑,但是那个笑容里的苦涩却多过笑意。
  “欢迎来到泰拉瑞亚。”

————————————
这就是之前提到过的那个,丧病脑洞了
脑洞产生的本意是狠狠婊一波乐逗
这个世界可以理解为由于胡乱篡改数据和添加恶意功能(氪金)而导致的游戏高度崩溃,并且这个烂摊子被遗弃了
勇者无法复活(复活要钱),也没法高速再生
写这个也是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咸鱼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