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泰拉瑞亚·余烬·3

全员猎奇崩坏向,重度ooc,全NPC
便当发放密集,可能会有令人不适的情节
有血腥恶心向表现,有角色崩坏出现
一个“勇者”在严重残破的世界中行走,寻找真相并最终修复这个世界的故事
向导万岁
————————————
坟场
  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除了阳光的炽热和在丝丝光线中舞动的尘埃,空气里只剩下一片静默的空白。
一片金色的花瓣懒散的缓缓飘落下来,带来一丝香气。
  这是……
  他伸出手去挡住那刺眼的太阳,然而这个动作惊动了旁边的人。
  “你醒了,勇……者?”
  那个声音一开始是欣喜的,但慢慢就变成了小心翼翼,他朝声音的方向稍稍偏头,就看到被那个老者称为“向导”的人形植物朝他这边转过身子,手在空中欲张未张的样子,似乎是想来触碰他又不太敢的一个姿势。这让他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了,仿佛是被人打了一拳。
  “嗯。”他只是简短的回答着,并不想和对方多做交流。
  棕发青年收回手去,垂下了脑袋,看上去十分丧气,似乎连那些花都焉了下去,“对于吓到勇者这件事,对不起啦……当时就应该和Leomund说一声的,毕竟又不是谁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都能像他一样无所谓……”然后又是一长串的自言自语,像是一只被主人踢了一脚的小动物。
  而且,不光是话里委屈,甚至连身子都开始往他的反方向移动了,如果不是因为双腿在地下扎根的原因,只怕他现在就会躲到这房间最黑的角落里缩成一团了。
  “不,等等!”他赶紧出言阻止,看起来刚才自己的昏倒实在是伤透了眼前这个怪人的心,“我刚才不是因为被你吓到了,真的!我只是……刚来这个世界,有点不是太熟悉又有些累……”他努力组织着语言尝试去解释一下,免得对方真把自己的根从泥土里拔出来了也不一定。
  不管他这拙劣的口才能不能起到什么作用,至少对方看起来是比刚才精神了一点。
  “啊……”向导使劲摇了一下头,好像要把刚才那些东西都甩出脑海一样,“勇者你……运气是有点差啦,我们这里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如果说,你和之前那些勇者一样的话,想必在这里会更加愉快……”他微笑了一下,虽然那个笑容在被花占据的脸上有些惊悚,“不过,也许正是因为你在这个艰难的时点来到这里,才能称之为是勇者吧。”
  “之……前?”
  “那时候的树可不会飘在空中,腐化和血腥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四处蔓延……至少史莱姆不会跳得那么凶狠。”他顿了一下,“还有很多别的变化,在勇者你没有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片大陆了。”那些花朵轻轻地摇晃着,被穿过庭院的风卷起香气,“……至少我是很怀念自己属于人类的双腿呢。”
  “你是人类?”
  “说什么傻话呢,勇者,你不记得我和他们了?”他看起来相当惊讶,但是随后又露出了然的神色,叹了口气,“啊啊,我在说什么呢,勇者你并不知道我们以前的样子啊,抱歉,我总是把你们弄混。”他不说话了,只是把手放在那些枝条上,面朝着门廊的方向。阳光洒在他的身上,给那些扭曲的轮廓镀上了一层金边,这让看起来更像一棵树了。
  从前?
  他对此没有记忆,或者说他应该对此有所回忆吗?他不清楚,也不确定,他醒来之前的记忆都是一团混沌的空白,仿佛是被迷雾遮挡着,也许他应该见过眼前这个瘦小的青年还是人类时的样子,但是他已经没有印象了,是忘记了,还是……
  他甚至连那种“面对熟人的微妙亲切感”都没有。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勇者。”
  向导的声音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把他从沉思中拉回现实。
  但是,名字?
  “……我……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我没有名字。”
  “哦。”对方又不说话了。
  “……你给我起一个吧?”不想让对方失望,他试着提出建议。
  “……啊,这个啊,按照规则,是不行的。”
  “为什么?”
  “因为只有勇者能定义他们自己,我们是不行的。”
  “……”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希望你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价值,也许总有一天你会告诉我你的名字。”向导又叹了口气,“我还是想念这里热闹的样子,虽然现在破败不堪,但是还是会有更多的人……”
  他似乎卡住了。因为看不到眼睛,那些花朵又分外碍事,勇者很难判断他现在的表情,但是那种淡漠,失落又有些哀愁的语气,即使是铁石心肠的人都会觉得心中一酸。
  “不……不,我想,你是不会希望见到现在的他们的。”
  两人再没有说话,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在午后的阳光里安静的像是雕塑,在这一片寂静中,宛如坟场中的墓碑。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