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泰拉瑞亚·余烬·5

全员猎奇崩坏向,重度ooc,全NPC
便当发放密集,可能会有令人不适的情节
有血腥恶心向表现,有角色崩坏出现
一个“勇者”在严重残破的世界中行走,寻找真相并最终修复这个世界的故事
向导万岁
————————————
牢笼
  勇者不怎么怕黑,因为黑暗本身是没有危险的,危险的是其中潜藏着的东西。在矿洞里的时候,他的恐惧来自于那些突然袭击的怪物,但是在这里,在这个绝对安全的小小世界里,他所恐惧的又是什么呢?
  “小心点脚底下,这边的地面我们可没怎么上过心。”魔法师在前面带路,他们一路上经过了好几个房间,半朽的木门上基本都挂着生锈的锁,从上面的痕迹来看已经有相当的时日了,其中一个看起来还稍微新一些的房间并没有上锁,仔细听还能听到从里面传来的金属摩擦的声音。他想进去看看的时候却被魔法师一把拽住了胳膊,那双灰蓝色的眼睛明确无误的告诉他,那里绝对不能进去。
  于是他放弃了,在这片扭曲的大陆上,好奇心通常会将人带向死亡——更别说他只有一只手了,在矿洞里有很多血的教训已经提醒了他。既然魔法师都表示此地禁止入内,那他也不会去做某些作死的尝试了。
  “有点黑是吗?”他们现在是在往最深处的那个房间走了,这里甚至连一根火把都没有,如果不是还有一丝阳光,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伸手不见五指。魔法师短短的念了几句咒语,打了个响指,一个发光的小球就浮现在半空中,“也许你日后来的时候可以带点火把之类的插一插……今天就算了吧。”他轻轻笑了两声,捏住那个小球,把它从面前拽开,于是这个奇妙的发光体就悬浮在了他们的前方不远处,并且随着他们的移动而移动。
  勇者并没有回话,虽然有魔法师在旁边让人安心许多,但那种恐惧依然黏在他身上,这让他很是难受,前面到底是什么,他们要去见的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说是什么东西?
  “别害怕,虽然不太清楚那个老家伙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至少有一点,就算他化成灰了也一样。”魔法师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担忧,“那就是他只认得钱,就像一条趴在自己财宝堆上的守财奴老龙,只要你给钱,他就会给你帮助,当然了,要价是不怎么良心……我们到了。”
  他们在最里面的那扇门前停下脚步,那个魔法小球的光让门上的每一道裂纹看上去都加深了一倍,勇者感觉自己胃里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在翻腾个没完,可能是今天早上吃的鲈鱼吧,他想着。但魔法师没有丝毫犹豫的推开了门,那是种去见老朋友的从容。
  房间里没有窗子,也没有火把,只有桌子上烛台里的一根蜡烛在发出微弱的光,那小小的火焰在所剩不多的烛芯上挣扎着,都快被蜡油淹没了。但是那个魔法造物的光照亮了整个房间,照亮了这个空无一人,只有落满灰尘的桌椅和……那是一个大号的保险柜吗?上面为什么还有类似牢门一样带着铁栅栏的狭窄小口呢?
  可是人……?
  正当勇者疑惑的朝这房间里走了一步想要再仔细看看的时候,从那窄到几乎不可能放得下什么人类肢体的小口里猛地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来,吓得他往后猛退了一下,直接撞到了身后的魔法师身上,对方对此的回应只是吸了一口冷气,但那是因为疼痛,而不是因为惊吓。
  就像是一个噩梦一样,两个人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看着那条胳膊像疯了一样的在空气中抽搐着,抓挠着,寻觅着,把那金属的造物敲得发出刺耳的哀鸣。露在外面的皮肤暗淡而皱缩,似乎是直接贴在了骨头上一样干瘪,有些过长的指甲上满是抓刮留下的缺口和污痕,从那几乎已经撕成布条的袖子来看,这条手臂的主人曾经对这方面应该是相当考究的。勇者回过头去,尝试着用眼神去询问身后的老者,但魔法师没有说话,他依然盯着那个保险柜,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直到那条手臂的狂乱告一段落了,像是疲乏了一般缩回半截,只剩下小臂仍然挂在外面时,魔法师才开口。
  “Humphrey,我把这个有五十个银币的孩子带来了。”
  露在外面的手指神经质般的痉挛了一下,那胳膊又伸过来了,朝着勇者的方向,带着点渴慕的意味,如果不是由于那个巨大金属柜子的限制,只怕是要把他拖过去才肯罢休。
  “你应该还没忘了自己的本行吧,这钱可不是让你白拿的。”魔法师看起来并不着急,甚至有些悠哉的向后倚在了门框上,那柜子里的东西似乎是在抱怨一般发出了金属的敲打声和刮擦声,“我认真的,由不得你抗议,如果你的脑子还没被完全侵蚀掉的话,那你应该知道这里已经多久没有勇者了。”
  那令人牙酸的噪音停止了,露在外面的手臂也安静了下来,仿佛是在询问什么一样。
  “是我把他拉到这个世界里来的,至少也要对未来多抱一点希望才好啊,Humphrey,这个孩子最终会拯救我们,也会修复这个残破的世界的,你应该多少帮助他一下才是。”
  柜子里的人并没有回答,但在几秒钟之后,那条胳膊又抬了起来,而且是近乎执拗的向着勇者的方向,做出一个索取的动作,而魔法师也示意他把钱放上去。
  他踌躇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往上面放了几个银币,而那只手几乎是立刻就把那些弯曲磨损的硬币紧紧抓住,一眨眼的功夫就缩回了那个小格子里——人类简直难以想象那种速度。当他正想着下面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魔法师走了过来,在保险柜的柜门上敲了敲,“你知道这孩子到底需要什么,也知道什么东西对这他最有帮助,Humphrey,可不要拿出你那五十个铜币一根的火把出来唬骗这个可怜的孩子,有我在这儿看着呢。”
  柜子里面发出很大的一声撞击声,几乎连整个保险柜都抖动起来,但那是最后一声了。过了一会儿,保险柜最下面的一个小门打开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从黑暗中推出了几个装着红色液体的玻璃瓶。
————————————
期待更多的回复,后面剧情的猜测啊什么都好,果然tr这圈在lof还是太冷了啊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