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泰拉瑞亚·余烬·6

全员猎奇崩坏向,重度ooc,全NPC
便当发放密集,可能会有令人不适的情节
有血腥恶心向表现,有角色崩坏出现
一个“勇者”在严重残破的世界中行走,寻找真相并最终修复这个世界的故事
向导万岁
————————————
逃脱
  勇者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矿石,这是一片挺大的金矿,他本应该为此高兴才是。在这里,矿脉大多贫瘠又断裂,还能找到这样一片矿石应该说是运气不错。但是他的心思根本就没在这些闪光的矿物上,甚至都不在这矿洞里的危险上。他的脑子里满是昨天去见了商人后,魔法师和他的对话。
  “我不明白。”
  他近乎自暴自弃的喊了一声,站在原地不动了。走在前面的魔法师听到他的声音,也停下了脚步。
  “有什么问题吗,勇者?”虽然他这样说着,却没有回头的意思。
  “刚才在那里面的时候,你说——”他回忆了一下刚才的话,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心底发芽,把他的心脏绞紧。我就要和向导一样了,他想着,“你和那个保险柜里的人说,‘是我把他拉到这个世界里来的’……这个,这个混乱又破败不堪的世界,我每天都在受伤,和怪物战斗,在漆黑的矿洞里踉踉跄跄又胆战心惊——我出现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就是因为你吗?为什么是我?难道就是因为这个?!”
  那个站的笔直背影仿佛瑟缩了一下。
  “是你吗?”他又问了一遍,这次语气里已经带了些绝望了。
  “我不知道,孩子,我不知道。”对方叹了口气,朝他转过身来,他看起来好像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其实我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突然就出现在那里,仿佛是从天而降一般。我就只记得那些光——你们勇者理应是来去自如的才对,除了这里,应该还有另一个世界在等着你们回去。我们这里早就被遗弃了,希望也不复存在了,不仅是我,还有向导也一样,在绝望里慢慢腐烂,理应是不会再有勇者了,但我不清楚为什么只有你……只有你来到这里。”
  “——我?”
  “对,只有你,孩子。”他脸上的笑容已经近乎惨淡了,连魔法光球也黯淡下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心脏正在慢慢停跳,“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只有你……虽然你连名字都没有,遍体鳞伤又奄奄一息……当时我在想,没准是神终于听到了我的祈祷也说不定呢,也许你是注定要来修复残缺,把这个世界恢复到从前的样子的。”
  “你说还有另一个世界在等着我回去?”
  “是,那是你们的世界。”
  他还是不明白,“可是我没办法回去,我甚至都不知道那个世界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是失忆了还是……我是被困在这里了吗?”
  “不,也许还有别的办法。”魔法师回过身去,那个光球又重新漂浮起来并且发出明亮的光。那身紫色的长袍,尖尖的帽子和那根从不离手的手杖就像一个谜,对勇者而言也许永远解不开的谜,他仿佛什么都知道,但是又像藏在云雾之后。
  他听到他深吸了一口气。
  “前进,直到世界的尽头,打败月之领主修复这个世界。等到那时,也许你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这些话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像一群嗡嗡乱叫的苍蝇,搞得他心烦意乱,简直都没法继续探索了。
  “该死!”蝙蝠的尖叫和肩膀上的疼痛把他拉回现实,他甩开挂在肩膀上的蝙蝠,一剑过去就削掉了它的半边翅膀,这个小吸血鬼痛苦的在地上扭着身子,那些腥臭的血溅了一地,然后在尖叫中变成了银币。这个世界的蝙蝠又明显的变异倾向,本来不吸血的都长出了带凹槽的尖牙,他偶尔能看到这些小东西的肚子胀鼓鼓的,在半空中醉鬼般的绕着圈子。而那些本只是用来攀爬的爪子也变成了更适合刺进皮肉的形状,甚至连翅膀上都长出了骨刺——最重要的是它们成群行动,这可不妙。
  他用旁边石坑里的清水草草洗了下伤口,蝙蝠的牙齿上全是毒素,会阻止伤口的愈合。把矿石塞进背包,他拎起自己的铁剑和长枪就准备去下一个矿洞,但是在离开之前,在火把昏暗的光下,旁边的崖壁上闪过一道红色的亮光。
  那是……
  ……是心之水晶!
  他对这种奇异水晶印象深刻,不仅是因为向导多次对他谈到这个,也因为它的造型和作用实在是太过特别了。向导曾经担心他的断臂,和他提到过这种在地下深层才会出现的东西,这一个在这么接近地表的地方生成,实在是非常难得。
  “你的胳膊没问题吗,勇者?”
  他当时正在组装一台重型工作台,向导的脸朝着他的方向,胳膊抱在胸前,如果不是他知道他眼睛看不见,可能会觉得他在端详自己。
  “虽然之前有些困难,不过现在基本适应了——”他用牙齿咬着几根钉子,口齿不清的说着,虽然进度并没有他说的那么顺利,没有另一只手的辅助,有一根横梁特别难接。
  向导微微耸了耸肩,脸上那种了然的微笑让他觉得他好像知道自己正麻烦重重却又不想戳穿,每次对方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他就觉得那双明明瞎掉的眼睛仿佛就是个笑话一样。这总是让他有些生气,但是又拿对方很没办法。
  “我在想,勇者……”他看着向导把脸转过去,那些枝叶发出簌簌的声响,“……地下有一种叫做心之水晶的东西,如果你能找到它,把它吸收掉……没准你的断臂能重新长回来也说不定。”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正被自己的钩爪吊在高耸的洞壁上,那块从一大块敲开的晶体中拿到的鲜红色心形水晶正硌得他手心生疼,而蝙蝠的声音正在洞中回响着,越来越大。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