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泰拉瑞亚·余烬·7

全员猎奇崩坏向,重度ooc,全NPC
便当发放密集,可能会有令人不适的情节
有血腥恶心向表现,有角色崩坏出现
一个“勇者”在严重残破的世界中行走,寻找真相并最终修复这个世界的故事
向导万岁
————————————
预兆
  “你被蝙蝠咬了吗,勇者?”
  “闭嘴!”
  他气哼哼的把背包甩到地上,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底下的伤口,疼得他嘶嘶的吸着冷气。没被铁甲遮盖的地方到处都是抓伤和咬痕,甚至在盔甲上还扎着一些蝙蝠的断牙和带着翅膀的爪子,这些小东西到底是真的视金属于无物,还是对血的渴望压过了本能?
  向导也不为他的无礼而感到生气,依然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样。不过勇者现在已经不对那些花那么过敏了,看来他也快和蝙蝠一样,把这些奇怪扭曲的现象当做理所当然了。他拿过商人卖给自己的药水灌了一口,感受这在那股暖流下伤口慢慢愈合,“你怎么知道我被蝙蝠咬了?”
  “我听见翅膀拍打的声音了,看来你身上应该还挂着一只没死透的。”
  “该死!!!”
  五分钟之后,那只顽强的带翅小魔鬼终于被勇者拧断了脖子,在他手里变成几枚泡在污血里的银币和铜币,他看着那些血像是蒸发一样缓缓地消失,随后把钱丢进自己的口袋里,并且抽出包里的那枚心之水晶抛给旁边的向导。
  “这是——”凭着比常人敏锐许多的听觉和勇者完美的抛物线,棕发青年稳稳的接住了那块红色的晶体,而过人的触觉和记忆力告诉了他自己手里的是什么东西,“你把这块带回来了?”
  “你当时告诉我的,可以提升我的体力,甚至可以修复我的手臂,只是吸收四块就不要再吸收了,但是我的身体还是挺渴求它的——这东西难道有什么副作用吗?”他回过身去继续整理背包。
  “啊……并不是。”向导探过身去,想把水晶还给他,“只是你变得强大起来之后,邪恶就会不请自来……你的手臂好些了吗?”
  “没有。”他没好气的说着,但还是把水晶接过来丢进包里,“虽然身上的那些旧伤和感染都消失不见了,断臂的伤口看起来也愈合了……但是并没有要让我这条丢掉的胳膊变回来啊,向导。”
  对方看起来有些苦恼,“那大概是不够或者是……需要些更强效的东西,但是在你做出一套金甲和更好的弓箭甚至法杖时,我实在是不建议你继续吸收了。”
  “为什么?”
  那些花抖了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啦,只是。”他撑着下巴,在思索着什么,“那种被你们勇者称为‘boss级怪物’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而勇者你……甚至都不能通过死亡去吸取些什么教训。”
  “死亡?你在说什么?”他皱了皱眉头,“死了就是死了,怎么可能通过死亡去学到什么?”
  “……你就当我没说吧。”对方安静下来,庭院里只剩熔炉里金属融化发出的轻微响声。

  那些矿石在烧得通红的熔炉里褪去了杂质,变成金红的液态——无论它是什么金属,除了黄金看上去仍是灿烂的颜色。勇者把它们从炉膛里取出,在事先准备好的模具里浇注成一个个的金属锭,这对他而言可是个挑战,但是如果你在做这种危险的活计时也只有一只手能用,那你也没法再去抱怨些什么了。
  “辛苦你了。”向导稍微往后靠了靠,似乎对那种高热有些反感,鉴于他似乎总是对勇者正在做的事情兴致盎然,因此在发现他居然也有讨厌的工作时,勇者是十分惊讶的,“连弓箭都没办法去用也太难过了,不过也许法杖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你昨天带回来了些红宝石不是吗?”
  “我觉得法杖的攻击速度有些慢。”
  “但是吹箭伤害好低的,投掷武器也是——也许你可以从那些大理石洞窟里的骷髅身上弄点标枪?”
  “想都别想,我上次差点就被扎成串烧了……你今天怎么对武器这么感兴趣的?”
  “因为我在想,那些boss级怪物……可能勇者你很快就要去面对它们了。”
  他用钳子夹起一块已经有些硬化但还是散发着惊人热量的金锭,看了看它的成色,“不要担心我了,向导。”他吹了吹那块金属,那流动的红色变幻了一下,跳出几个火星,“魔法师和我说,只要我打败了月球领主,我就可以回家了……就算只是为了我自己而不是你们,我也要努力变强才行。”
  对方看起来似乎有些惊讶,连手都有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也许是因为之前准备好的鼓励都没说出口的原因,“啊……月球领主……那可是相当长的一段路啊。如果勇者你是修复这个世界的人的话,那它就是邪恶与毁灭的具现化了,那可是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大家伙。”
  “就算它再强,也还是个目标。”
  “这倒也是。”
  两人又沉默了,他们总是这样,虽然因为无聊与寂寞总是尝试挑起话题,但很快又会归于沉寂。
  “勇者……你明天去沙漠那里挖一些沙子回来烧成玻璃吧,一定要小心那些蚁狮,打不过要赶紧逃跑。”
  “你要玻璃做什么?”
  “我想教你炼药。”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