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沙雕小短文·还敢再抢树枝不

白夜和惩戒的知名bug,今天鸟哥的树枝又没了吗?
其实只是领到白爹被血虐,不黑一把咽不下这口气
来自 @明日月 太太的激萌图图灵感,太太我喜欢你啊!
逻辑喂了一无
——————————————
论怎么对付抢树枝的熊孩

   就在审判鸟努力安慰还在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往自己羽毛和衣服上抹的惩戒鸟时,对面儿那个看了就欠锤的白夜祖宗还在叽叽歪歪着不肯把屁股从树枝上挪开,一坨翅膀跟个大扑棱蛾子一样左右扑闪,把顶上的毛甩的到处都是。审判鸟感觉自己已经不存在的眼睛在眼眶里头突突直跳,头疼得像被空虚之梦对着耳朵嚎了三天三夜,对面儿白夜的歪理嘲讽和怀里惩戒鸟的尖声哭喊在脑子里头滚来滚去,简直让他想掏出心爱的天平把自己吊死算了,你说这树枝咱大不了就不要了,就算这是自己弟弟最喜欢的树枝也算了,哥再给你找根好的,大不了天平送你也成,毕竟这白夜可是出了名的神二代,屁股后头十一个保镖威武雄壮,咱们实在是惹不起。而且惩戒鸟这哭的越来越厉害,几嗓子嚎出去他分明感觉到地面的轻微震动,一准儿又是大鸟见不得自己这位大哥又被人欺负,誓要把自己从门里头挤出来揍死这个小瘪犊子。
   但是很快白夜就不吭声了,已然心力憔悴审判鸟觉得奇怪抬头一瞅,就见那白夜被另一个高个揪着毛从树枝上头提了起来,那下手可真是一点儿也不轻快——一罪与百善一句话都没说,但白夜的表情就像被人掐住脖子待杀的鸡,那股子绝望劲儿真是看着都可怜。老骷髅瞅了一眼还在抽抽搭搭的惩戒和白夜屁股底下那个明显和他身量不符的树枝,二话不说直接抡圆了胳膊把手里那本比砖还厚的圣经糊在了那张欠锤的小嫩脸儿上,打的那叫一个清脆带响,整得在场的人都虎躯一震。
   “还敢不敢了?”要说一罪与百善还真是不含糊,别看脸上啥表情没有,手上可是干脆利索,直接往旁边椅子上一坐,揪着白夜那堆扑棱翅膀往自己膝盖上一搁,抡起刚才那本刚打了脸的圣经就开始往小祖宗屁股上使劲儿招呼,而白夜也不负众望的在每一下落到实处时配合的发出杀猪惨叫,那下手重的每一下下去审判鸟和惩戒鸟的肩膀都得抖个三抖——惩戒都让这架势给吓哑嗓了。就听着那惨叫贯穿云霄,里头还夹着些哭腔和认错,之前还耀武扬威的白夜在那边嚎边哭,头上的荆棘环都掉地上去了,看这架势就差给一罪磕上一百个响头大喊爷爷饶命。
   “我家孩子给您添麻烦了。”一罪和颜悦色的朝这边看过来,那个微笑让审判全身的羽毛都竖了起来,“在这给您道个歉。”话音还没落又是一声书本的清脆响声,就瞅着那个一身牧师架势的人一边微笑着和自己拉着家常,手上却一刻不停的拿着本应该传播福音的东西打小孩子的屁股,要不是他眼睛早没了,眼前这景象的视觉冲击力足以让他再瞎一回。
   白夜大概是哭破了音,这会儿都已经没声了。
   没准是给打死了也说不准。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