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法师与老龙·段子·其一

   “你是真和你老师关系不好啊。”
   “别提那个老混球了。”
   尼尼薇长吁短叹的站起来,从包里翻出碗和木勺,给可怜的法师舀了一勺热汤,特地注意着让勺子多捞了几块炖的绵软的芜菁和香甜的兔肉。
   “谢谢。”克拉伦斯拿过狐人少女递过来的汤碗,紧了紧自己的披风,让那些厚重的皮料和绒毛多阻挡一点被低温掠夺的热气,“我应该谢谢你救了我的命,相比起那个根本不在意自己学生死活的老恶棍……”
   “快别说了,举手之劳。”他看见对方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南方人总说我们这里穷山恶水出刁民,但事实上在风雪里如果不懂得互帮互助,那我们早就死光了……正因如此,那些山匪和雪盗才是最应该被唾弃的渣滓。”
   “但是你小子也是有够愚蠢的,完全不了解雪域的南方毛头小子,几乎想当然的智障装备,要不是你那身衣服还有点儿颜色在上面,薇儿都不知道能不能在雪地里头发现你呢……”
   “埃辛!”尼尼薇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而飘在半空中的匕首只是做了个空翻,“克拉伦斯只是没有经验而已!你别再为了那点儿吃的继续刺激他了!”
   我倒是已经对这个嘴尖牙利的家伙产生免疫了。法师一声不吭的把勺子塞进嘴里,热腾腾的肉汤让人从头暖到脚,切成小块的兔肉和芜菁更是安慰了空荡荡的胃囊。
   识附灵显然也对他的不为所动感到一丝丧气——明明两个小时前几乎快冻死的时候还因为嘲弄而大发雷霆呢。
   “不过我倒觉得你的老师很关心你啊?明明在你快冻死的时候还……你们法师管那个叫传送来着?”狐人回忆了一下当时自己把克拉伦斯从雪地里拖出来时,那个突然从半空中出现的魔法门里探出半个身子的老人。对方在表示了一下对于自己傻学生生命得到保障的感谢后就消失了,而尼尼薇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对方那一身一看就是南国出品而且品味清奇的蓝色镶金星的闪亮袍子上,“至少他挺担心你的?”
   “不,你想多了,他只是来确认一下我还能接着帮他干活,能让他在法师塔里继续悠哉的摸几个月的鱼而已。”克拉伦斯咽了一口汤,看着对方因为迷惑而摇来摇去的红尾巴,让他想起那种上好的光滑皮草。不过自己那个混球老师居然能直接定位到自己并且传送过来还是让他感到惊讶的,本来以为哪怕自己死了也……他摸了摸自己手上在临走时被随手丢给他的戒指,被切割成眼睛样子的蓝宝石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最好还是别指望那个家伙能给他什么帮助,只要他还能动,那他的老师就懒得理他。
   “我就这么和你解释吧,他就是一条法力无边的老龙,博学多才又充满智慧,却不知道为何有捉弄小字辈的恶趣味。”
   没准真是条龙也不一定。
   克拉伦斯头疼的想着。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