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对于自己原创的一些想法和设定

随时增补删减

一些对于自己想法的记录,大约三分之一的时间流和大纲,以及短小的设定。

——————————
 大纲:

银径与现世

梦界的一些状况,惊奇

初遇西风,被引领着进入浅梦界

梦华,板讷,其他种族和释族的不同

想要分享的愿望,带领马萨克尔穿越银径

自由堡,炉火,学着操控梦华

寻找打败恶魔的方法

三圣会(暂定名),玻璃厅,北风和南风

北风的反对,西风的坚持

一些谈话和插曲,对于南风的讨厌,询问西风关于北风和南风的事

离开去找恶魔之王

旅途插曲,人鱼湾的传说(与后面北风照应)

宝石之河

遇到小黑龙(名字未定,马萨克尔的愿望),得知诡火夫人的情况

因为离现世太近,过高的板讷暂时与西风分离

诡火夫人(奶奶)

诡火夫人的招待

坚强的意志与自我的决断,逃离诡火夫人

与西风汇合,继续旅程,但西风因为侵蚀变得虚弱

(空缺)

挑战恶魔,掌握梦华,飞翔(时间暂定)

受召唤的圣剑

击退恶魔,斩杀恶魔之王(暂定),恶魔之王的警告

英雄之时,属于自己与大家的自由堡

现世

——————————

设定:

整个世界都是为了她而存在的,是孩童之梦

这个梦随着她的长大逐渐完整,但也逐渐被现世摧毁

西风,欢悦之时
 北风,悲痛之时
 南风,平凡之时
 东风,辉煌之时,但从未出现

世界分为三部分,现世,浅梦界与深梦界,彼此之间以银径相连
 现世为纯粹之板讷,深梦界为纯粹之梦华
 在现世,一大堆板讷中只要有一丝梦华就能创造出崭新的艺术
 在深梦界,梦不受任何约束,因此也没有秩序可言,梦华互相撕扯之间可以创造出最伟大的奇迹与最深邃的恐怖,然后又在瞬间生长或破灭
 浅梦界虽然以梦华为基础,但那其中的一丝板讷为精灵赋予了他们的形态,藉由被那一丝板讷所约束的梦,可以达成你所想象的一切

现世的板讷是如此厚重以至于精灵只要靠近就会化作飞灰
 而深梦界的无序亦难以接近,凡人根本无法接触深梦界,板讷在其中毫无容身之地,即便是精灵,过于深入深梦界也是十分危险的行为,如果偏离银径,就会被撕扯回纯粹的梦华

银径是世界的道路

故事发生在浅梦界,每一个浅梦界的碎片都不免于面对毁灭的最终命运

对于普通的精灵而言,死亡是生命中的长眠,总有一天他们会响应另外一个梦的呼唤

释族是最为纯粹的精魂,梦的聚合体,相比其他的精灵更容易受板讷侵蚀,死后不会回归轮回而是彻底化作虚无

梦华是梦之能量,构筑梦界的基石,从前的某个时间点一直在增加,但近期一直在减少

板讷是凡人的质疑,梦华则来自于凡人美好的一切想象
精灵由此诞生,也为此而亡

能彻底杀死精灵的只有另一个精灵和板讷,他们所攻击的都是精灵的妖精本质

精灵的组成是纯粹梦华外裹着一层薄薄的板讷外壳,在固定他们的形态的同时防御轻微的板讷攻击,比如来自她无意间的质疑
恶魔的组成则是梦华外衣下板讷的心核,他们是她所经历困难与质疑的美好化与具现化,但是当后来她所面对的压力越发沉重时,就变成了令恶魔也害怕的更恐怖的存在

纯粹之梦经受不起质疑之声

只要开始产生质疑,就再也无法回到梦界

欢悦最先死去,悲痛也变得麻木,最后只有平凡坐在一片虚无之中

终有一天她成为现世所承认的正常的大人,再也不会做梦了

大家都对她很满意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