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对人物的一些直感

不一定会用在正稿里的一些段子,同样随时增补

——————————
 西风:

    他们要找的那人正在树上,在一片散发着香气的浓荫里打着瞌睡,阳光和叶子在他灰色的外套上烁着金芒,一条红围巾懒散的垂下了树枝,爱萝拉看不见他的脸——一顶红色的毡帽正扣在他的眼睛上,只剩下那些白色的头发和修得短短的胡须。几只鸟儿站在他身上,纤细的脚爪抓着那些绒面和布料,不顾是否扰人清梦的唱着自己的歌,看得爱萝拉不由得笑出了声。

    “你脚程太快了。”精灵抱怨着

    爱萝拉偷偷抬眼去看,西风看似正襟危坐把自己杵在椅子上,事实却在注意到她的视线时悄悄的伸手打招呼。

    “没人能代替伊格(西风)。”他顿了一下,忧伤的补了一句,“没人。”

----------

北风:

    坐在他旁边的那位老人穿着法师的长袍,布料颜色如同冰中的雾霭一般泛着忧郁的灰蓝。他的脸看起来和西风有些相似,但相比之下更为瘦削,那些刀刻一般的颧骨和深陷的眼窝让他看起来就像死人一样苍白,爱萝拉甚至都分不清到底是那长长的头发和胡须还是那张冰一样冷漠的脸更白些,当看到那双冰一样的眼睛扫视过来的时候,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当他开口说话时,就像凛冬的风雪般慑人。

    他就像一棵结满冰棱的冷杉。

----------

南风:

    他们的眼睛都是蓝色,但是那种蓝色是不一样的。西风的眼睛是澄澈湖泊般温暖透亮的颜色,璀璨得如同天上的星星;北风的看起来则像冰一样的坚硬寒冷,混杂着洋流和风雪的气息;而南风却如同名贵的宝石,那种玻璃般的,闪着光辉的冰冷的美,不是北风的哀恸,也不是西风的光芒,他只是不在意精灵的辉煌或是梦境的雄奇,他的眼睛一直看着的,不是那个战胜了恶魔,拯救了自由堡的,取得了圣剑,最后却又在板讷面前一败涂地的爱萝拉,而是身为凡人的那个白洛,和同龄人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的白洛,甚至还因为幼稚的留恋着这个世界而和旁人格格不入的白洛,仅此而已。

----------

黑龙:

    那条一米多长的小东西在树下伸个懒腰,每一根小小的长爪子都伸展开来,墨一样的鳞片在斑驳的阳光下闪着深邃又美丽的光。但这好像还不够让人在这慵懒的阳光下活络开,它用后腿坐起来,扇了扇蝙蝠皮膜一样的翅膀,张嘴打了个哈欠——爱萝拉和马萨克尔清楚的看到它嘴里的尖牙和细长的舌头。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