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法师与老龙·段子·其四

    平心而论,这莫名出现在森林里的一老一少,怎么看都十分可疑。
    首先是年长的那一位,又高又瘦,就像路边挺立的白杨树,可能是帽子或者鞋跟的缘故,他看起来比他的同伴要高出许多。姑且不论那身看起来就很轻薄又昂贵的绸缎袍子和长长的披风适不适合在森林里闲逛,也不谈各种边缘处的金色掐花和那种仿佛在邀请野兽的蓝紫色面料。光他身上的金属配饰数量就堪称浮夸,可谓是费舍尔这么多年来见过最多的一个了,在他走动时甚至都会发出细碎的金属响声。
    至于另一位,看起来能比旁边那位稍微靠谱那么一点,看他的脸应该还是个连身子骨还没全长开的毛头小子,虽然看起来平时吃得不赖——比他们所见过的同龄人都高,脸上带着的那股子认真劲儿也是这个年纪还没被岁月削去棱角的标志。但是虽然有所缩短却同样布满了银色装饰,看起来就像弱不禁风的贵族老爷的衣服就让这份放心打了折扣。而且他好像异常烦躁,眉头皱的就像打结的绳子,时不时就用像要把旁边老人烧出一个洞来的眼神狠狠地瞪过去,还不忘了补上几句什么,虽然听不见具体内容,但看那些跺脚和挥手就差不多能明白绝对不是什么友好交谈,不过对方看起来却是一副心安理得的闲适样子,偶尔回的几句话则让年轻的那个看起来更加暴怒了。
    按照他们这儿的看法,这两个可疑的人应该是一对儿法师老爷。
    虽然在印象中法师老爷们更应该呆在他们那些会飞来飞去的城市或者是比教堂尖顶还高的塔里头,闷头捣鼓那些他们这些不懂魔法的人用两辈子也弄不明白的破烂玩意儿,或者是抱着写满奇怪符号的书看的津津有味。而不是像两个仿佛要去参加什么宴会的盛装小丑一样在森林里头游来晃去,还吵个没完。

   “喂!”就在他还这么想着的时候,克劳福特朝那两个怪人挥了挥手里的斧子,姑且是吸引一下他俩的注意力。等那两人停止了争吵,用两双极其相似的蓝色眼睛一起望过来时,费舍尔就发现他们好像也并没有什么能和这俩法师大爷讲。
    “这片林子里头最近有些绿皮玩意儿出没!”但他的朋友显然并不这么想,在淳朴的樵夫的眼里,这俩怪人就和平时那样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就跑进森林的冒险家是一样的,需要提醒和劝说,免得到时候成了怪物巢穴里的一堆金属片——只要是牙和爪能撕碎的那些东西都不会放过——“那帮杂种危险的很!不要在这里乱逛!”
    年轻人脸上露出困惑的神色,他朝这边喊了一句什么,但因为语速太快也听不真切,这种困难绝大多数来自于他那奇异的南方口音,只知道确实也是通用语,大概的意思就是再说一遍。
    “我说,这里危险!”克劳福特还是乐意为外乡人多解释解释的,这次他放慢了语速并且尽力让自己的话里方言的成分没那么多。毕竟在他们这个城镇里外乡人还真不多见,尤其是这种南方口音,只有在他们去城里做买卖的时候才可能听到。
    这次对方像是听懂了,“谢谢。”点了点头之后这个年轻人又对身后的老人说了些什么,而被说的那个耸了耸肩。
    “还是让我来吧。”那个老人推了推他,这一句用的是字正腔圆的通用语,简直就像是烙在纸上的白底黑字那般清楚,费舍尔怀疑就算是偶尔来镇上传信的官[谐]老[谐]爷都没法念得这般标准——他们总是直接把ea念成a,er的音又总是发的太短。
    “我叫雷蒙德,他是克拉伦斯。”他说话的方式有些奇怪,不是说发音,而是他的语气里有一股懒散的感觉,总是让费舍尔忍不住想起自家婆娘养的那只老猫,那只毛发蓬乱的畜[谐]生在吃饱了之后总是会霸占壁炉旁边最好的位置,一双黄眼睛在暗处就是那么看人的,“感谢你的好意,如你所见我们并不是本地人……”他顿了顿,“至于你提到的危险,请相信我们这点自保能力还是有的。”
    克劳福特一脸狐疑的看了看这一老一少,费舍尔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这俩人看起来和他们平时所熟知的那些冒险者八竿子打不着。就算是冒险团队里的魔法师,多半也都穿着粗健实用的袍子和易于行动的装束,至于这俩——他看了一眼那个老头子手里满是精细雕花的长手杖——恐怕在野兽之前就先把强盗给招来了。
    被称作克拉伦斯的年轻人喃喃的抱怨了些什么,而自称雷蒙德的那位则是瞪了他一眼,“是这样的,我是他的老师,我们到这里……怎么说呢,本来的目的地并不是这儿。”他好像在极其费劲的斟酌词汇来让他们两个对什么东西一窍不通的人能听得明白,“你可以理解为我们本来是要去什么地方,却因为没和马车司机说明白地点在半路就被扔下来了。”
    “是传送门。”克拉伦斯嘟嘟囔囔的说着。
    费舍尔眼瞅着那个年长的法师用和他年龄应有的稳重极不相称的动作狠狠踹了自己的徒弟一脚。
    要不是知道法师老爷们都不怎么缺钱,他都要怀疑这旁边的小毛孩是不是被这个自称老师实为人贩子的家伙给拐卖来的了。

    “明明就是你的错!要是你来施法不就没那么多事了!你明知道我对这地方不熟!”
    “你以后用这魔法的时候还多着呢,现在不多练练以后怕不是得从半空中摔下来,掉进火山口或者是什么龙的窝里。”
    “已经掉进食人魔的窝里了!”
    “那更应该多练练了,第一次就出事故。”
    这俩法师又在他们面前旁若无人的吵了起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