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骑士的加冕

    奥利尔·萨法仿佛是今天才刚刚认识自己的姐姐。

    仿佛在这件事发生之前,他们所经历的那些岁月都是一场梦一样。

    霍尔德·萨法,圣剑骑士团的团长,也是他们的父亲,是一个严肃又骄傲的男人。也许对于一个父亲而言他太过冰冷又锋利了,但是对于一个骑士,对于一把护卫王国的剑而言,这样的人却是极为合适的。

    而今天,就是这位伟大的战士的长女,希尔达·萨法的成年礼。

    在一个贵族的家中——至少是名望颇高的贵族家中,子女们的成年礼无疑是盛大的,会有很多的邀请函,也会有很多的人。毕竟,这可以说是一次非常好的互相交流的机会,在这种时候,这些家族会相互交谈、商议、试探。至于这次宴会的主角,其实也是这些家族的目标。如果是男性,无论是长子还是次子,尝试与他们套套近乎都是不错的选择——至少在这些年轻人面前混上个脸熟总没有什么坏处——他们是未来新生的贵族一代,并且很有可能,或者对于长子来说,几乎是一定会去继承他们父辈的头衔和名号。至于女性为主角的时候,此时便是为她们寻觅未来伴侣的最佳时机,如同在一场盛大的拍卖会上压轴的商品一般。

    很明显,这一场成年礼,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意外。

    打扮得雍容华贵的贵族女子,她们的那些宝石与珍珠,还有层层叠叠的裙摆和蕾丝,小巧精致的鞋跟和扇子,无一例外的都在向旁人展示她们的从容与优雅。她们之间的举杯就像蝴蝶翅膀的扇动,而她们品酒的动作就像是鸟儿的俯身。至于前来赴宴的男性,如果不是拥有着大量的财富,便是有着可观的军队和权势。与之同行的,还有他们年轻的,可能日后会向这位萨法家族的大小姐求婚的儿子。以及他们成年或者未成年的——大部分是未成年——女儿,这些女孩儿大部分都是为了萨法家还未成年的儿子来的,毕竟他也只比他的那位姐姐小上两岁而已。

    甚至可以说,对于那个即将成年的少女来说,今日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也不为过。

    奥利尔站在他父亲的身旁环顾着四周,一切都很完美,按照计划进行。

    唯一的麻烦,大概就是他的姐姐还没有出现这件事了。

    他的姐姐。

    奥利尔叹了口气。

    他的姐姐希尔达和他是同父异母的姐弟,他们的父亲有一头雄狮一般的金发和狼一样的绿眼睛。而希尔达却有着一头柔顺的棕色长发,走起路来像是闪光的丝缎,她也从父亲那里继承了那双绿色的眼睛,可是那头长发毫无疑问的是继承了她死去的母亲的——

    海洛伊丝。

    对于那位难产而死的第一夫人,那时还没有出生的奥利尔只能从那些老仆或者是外人那里听到一些传闻——他们的父亲对此是绝口不谈的。他只听说那位夫人不是南方的人,而是父亲去北地征战时与之相识的,他也听说父亲对这位女子爱的如痴如狂,只可惜她算得上是红颜薄命,只留下了希尔达这个孩子就撒手人寰了。因此也才有了他的母亲,丝特芬妮。

    也许对自己姐姐的母亲所知甚少,但是自己的那位母亲,奥利尔可是清楚得很。

    丝特芬妮,来自道尔家族的二小姐,金发蓝眸的美丽女子,优雅与贤淑的典范,在礼仪方面无可指摘,无论是服饰、香水、品酒、绘画、音乐、舞蹈这些上流社会的女子的必修课,还是缝纫、烹调、打扫这些只有平民女子才会去做的事情,都样样拿手。是无数小姐和夫人争相学习的对象,甚至当时因为嫁给父亲,有不少心碎的年轻人还想跑来提出决斗呢。

    但是姐姐却同母亲一点不像。

    他不知道那位死去的海洛伊丝夫人是个怎样的人,明明自己的母亲也将她像亲生女儿一般对待,但是他这位同父异母的姐姐从小就有一种……奇怪的特性。她虽然喜欢看书,但是和那些花卉园艺还有礼仪完全搭不上边——一大堆的骑士传记(连奥利尔都没看过)。而且她不爱舞蹈,也痛恨那些礼仪课程,她能为了逃课而去爬院子里将近十英尺的围墙。而对于同龄的女孩子所谈论的那些男孩,她总是显得不屑一顾。她总是憧憬着成为一名伟大的骑士,为此在自己练剑时不止一次的跑去要求剑术老师去教她剑术(剑术老师居然十分乐意,真是令人难以理解)。虽然父亲严令禁止,但是她居然用绝食来抗议——绝食!你敢相信这是一个贵族家的大小姐干得出来的事吗?虽然说父亲后来让步了,让她同他一起每天练习一个小时,虽然那是十分有限的时间,还比不上他每天的三分之一,但是姐姐却对此兴致勃勃……

    不过一切都要在今天结束了。想到这里,奥利尔甚至感觉自己松了口气。只要自己姐姐的成年礼结束,她就是某个幸运——或者说是不幸的小伙子预定的新娘了。等她结了婚,这些事情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虽然他的姐姐还没来。

    唉,也可以理解嘛,毕竟是成年礼,好好打扮一番以至于迟到也是可以理解的。奥利尔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感觉自己真是宽宏大量的典范。没准老姐是觉得压轴出场会令她更加光鲜亮丽,震惊四座也说不定呢……

    “丝特芬妮夫人,霍尔德老爷,希尔达小姐来了,她……”

    她看到一个女佣匆匆的跑过来,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终于……

 

    “吱——”

    那是宴会厅大门打开的声音。

    “喀。”

    他听到金属与大理石地板相撞的声音。

    “喀。”

    周围宾客的喧闹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喀。”

    在金属的摩擦与错动声中,他还听到什么沉重的东西在地板上拖行的声音。

    “喀。”

    然后,那个女人,也是他的姐姐,向着她的父亲一路走来。

    “喀。”

    有多少人见过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出现在自己的成年礼上?而她身上穿着不是华丽的礼服而是闪光的盔甲?而她的手里还拎着怪物的巨大头颅?还有她那如同海啸一般愤怒的父亲?她看起来就像一只行猎归来的狼一般,一身戎装,宽大的绒边披风与头发上血迹斑斑。他看到她右边的额角上开了一道斜长的口子,那些血在她的眼睛旁干涸,却并没有将她的容貌毁去半分。她就像是一只倨傲的狮子一般站在父亲面前,宛如海上那深不可测的狂风,那头棕色的长发就像是猎鹰的翅膀,又像是得胜归来的旗帜。

    而那些盔甲,那些该死的完全不应该出现在女人身上的盔甲让她就像家族的银盔狮鹫纹章一般闪耀。那双继承自父亲的绿色眼睛虽然没有扫视全场,但是她身上的威势已经隐隐压过了父亲。几乎所有的男性都惊愕不已,而女性则是用扇子或是手帕捂住了嘴巴。

    “这。”她拎起那怪兽巨大而又长满鳞片的头向前一丢,那像是蜥蜴又像是龙的头颅滚了半圈之后停了下来,竖瞳的圆形黄眼睛无神的瞪着他和旁边的父亲,那些还未沥干的血液滴滴答答的顺着牙齿和鳍刺流到地上,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腥臭气息,在场的一些女宾甚至已经晕倒了。“那个前阵子困扰和袭击周围村子的怪物莱德基拉斯,这是它的头。”

    奥利尔很难想象自己的姐姐是如何在沼泽中寻觅,并最终杀死这只怪物的,想必是如同她所憧憬的那些骑士一样勇武而令人敬畏吧。

    他听到母亲的抽气声,她似乎也要昏倒了。

    他感觉自己似乎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了。

    但是她那双绿色的眼睛又是那么锋利又傲人,看上去就像剑一般。奥利尔能从中看到钢铁一般的坚硬,还有冰霜一样的寒冷。那是北国的狼群,吃肉的野兽才有的眼睛——他浑身打了个寒颤。

    身旁的父亲所散发出的压抑气息令人心惊,不难想象他现在心中是燃烧着怎样火山爆发一般的怒焰,但是这个男人除了紧皱的眉头外,脸上竟然一丝波动也无。

    奥利尔感觉自己的手在颤抖,以他对父亲的了解,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平静,而是……

    “等等,霍尔德……”面色苍白的母亲似乎正要去制止父亲一般,但是……

    “我看到你的决心了,希尔达。”

     男子的声音低沉却也洪亮,在悄然无声的厅堂里回荡着,声振寰宇。

    “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我霍尔德•萨法的女儿!你将不再享受家族为你提供的金钱与帮助!同时,你将成为一名骑士,加入圣剑骑士团,作为拱卫君主的利剑与护卫王国的坚盾去战斗至最后一息!并为此奉献自己的终身!”

    “我明白。”

    少女用不卑不亢却也坚定异常的声音回应着。

    “希尔达,不要……”丝特芬妮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轻声地抽泣着。

    “好。”

    那个做父亲的男人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所有的宾客都鸦雀无声,不知是紧张严肃的气氛压倒了他们,还是这位骑士的威严震慑了他们。光线透过窗子,在他的脸上投下阴影。他看起来是那么高大又魁梧,如同不可撼动的山峦般伟岸,又如同澎湃怒吼的海洋般深邃。也许我总有一天也会变成这样吧,奥利尔望着父亲,这样想着。而此时他又不光是他的父亲了,他是圣剑骑士团的团长,王国的第一骑士,绿野雄狮,边境的守护者与即将册封眼前这位新任骑士的长官。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拔出了自己的佩剑,用格外庄严的姿态将之置于自己女儿的肩头。而对方也谦恭的单膝跪地,银色的盔甲在光下熠熠生辉。

    “希尔达·萨法,你是否愿在诸神和世人面前发誓,守卫弱者,保护妇女与儿童,服从长官、封君与国王,无论前途如何艰难、如何卑微、如何危险,始终如一地英勇奋战,不辱使命?”霍尔德用狮子般洪亮的声音说出这句话,在大厅里震荡的回音如同暴风的怒吼。而那个美丽又坚强的女孩儿跪在地上,宛如一个祈祷着的战争天使,在那授勋的剑下展现着男性刚强和女性柔美的完美而又奇妙的结合。他们看上去就像是一对自天而来的神袛,因为此情此景中的神圣已经令人屏住了呼吸。

    “是,我愿意。”

    “以塞勒斯的名义我赐你至上的勇气,以阿荪塔的名义我命令你行使正义。”

    长剑抬起,从右肩移到左肩,霍尔德持剑的手连一丝颤动都没有。

    此时他们不是父女,而是长官和他的骑士。

    “以桑迪尔的名义我支持你锄强扶弱,以欧蕾珈的名义我要求你保护妇孺。”

    而那少女则把最后一部分也宣告完成。

    “因我将是神在地上行走的兵刃,我将把我的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与公正悉数敬献,我不爱荣华,不图权贵,为了伟大的事业,我将侍奉终身。”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