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来自裁缝对地形的吐槽

    大家好,我叫裁缝。

    对,我TM的叫裁缝!才不是什么“奇怪的老人”“地牢旁边的老人”“遇到麻烦的老人”“吴克召唤机”“把漂亮妹子捆起来扔地牢的糟老头子”或者是什么“晚上七点半后吴克点击就送”的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好好好,顺口气儿,我这老头子年纪也大了,虽然还是腰不酸腿不疼一气儿爬上三层楼手拿骷髅书秒天秒地秒史莱姆宛如喝了新X中盖口服液,但是你不能否认我已经上了年纪的事实了。我年轻时可是少女杀手,像护士树妖这样的漂亮妹子可是手到擒来,哪有军火商那逗比的份儿……

    咳咳,好了不扯淡了,今天咱要说的呢,主要是我在没搬进勇者们的豪华别墅或者小破木头房子之前看地牢的这件事儿。

    你们TM的觉得看地牢很好玩儿吗?!俺那主人骷髅王的脑壳子里TM的就是个空的!如果它真的有被人类称之为大脑的东西,那肯定还不如个指甲盖儿大!在它那空荡荡的脑壳儿里像个杏仁儿在杏核里那样滚来滚去!口口声声委以重任不干就搞死我全家人连带好基友,事实上在我还是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俊勇不凡浪迹天涯的英俊少年的时候被这家伙给拐了之后就TM的被他当个看大门儿的糟老头子用!结果我TM的一看就真看成个糟老头子了!

    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怎么?你问明明骷髅王是个脑残为什么我还能被他拐了?年轻人,是个人都年轻过,年轻的时候都脑残过!

    好了,咱就不谈地牢里的那些骷髅整天都在争什么早上起来到底拿的是谁的肋骨还是谁的髋关节的问题了,毕竟骷髅王这家伙也称得上是作恶多端,让我这个英俊潇洒的青年才俊每天风餐露宿食不果腹风吹日晒雨打雷鸣,到最后全身上下挂着的那几条布扳着手指头都能数的清楚。因此基本上我经历的每个世界,这个白痴主人都会被跑来的勇者打出Shi来,然后我也能终于摆脱红眼病的困扰,戴着心爱的帽子拎着箱子就去勇者家里住,要是勇者愿意挑战极限我还能看见魔法师这个老不死的逗比玩意儿。

    怎么说呢,凡事也总有那么几个例外吧,有些勇者到了世界里之后,只是拎着斧子镐子收割资源,连看都不看我这个糟老头子一眼。这样的世界基本上很快就会毁灭,我也就会去下一个世界接着看大门……反正也没什么可失去的。什么,你问那些勇者最后去哪了?嗨!那谁知道啊!

    对于骷髅王?我可是一点儿也不在乎,这家伙就是个施虐癖加控制狂,谁跟他谁倒霉!我可是巴不得摆脱这白痴的诅咒逍遥自在的过日子去!尤其他那品味,啧啧,举世无双!绿色的地牢我还没什么话好说,那红色的地牢简直就是丑出新境界,丑出新高度!那墙红不红黄不黄的,还特么的像血?我看倒是像染料商那染缸里头剩下的废水大杂烩!里头那家具勇者都嫌丑!至于蓝色的地牢?嗨!每个家具顶上都得放几个骷髅以表示是地牢特产!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自恋的家伙,热衷于把自己的头像印在地牢的每一个边边角角里头!

    关键是这家伙是个脑残!真正的脑残!他每次在新世界里选地牢的位置的时候,都特别的奇葩!

    你说说,我活了这么久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但就是他每次选那地牢的位置和建造,都能把我气得吐血!什么地牢顶上有土长出树来草来就算了,有的没的还选在沙漠里,每次起沙尘暴那地牢门里头就得灌进去半房间多的沙!那风割得我老脸生疼,口干舌燥的!他以为每天清理地牢的是他手底下那群比他还脑残的骷髅吗?都是我!懂不懂啥叫尊老爱幼啊?都快把我这老头儿累得腰椎间盘突出了!最要命的是,有时候那沙子把地牢都埋了!那次在新世界醒过来的时候,我还想着咋这天这么两眼一抹黑呢,啥都看不见?结果两三个星期后那勇者吭哧吭哧的跑过来要打骷髅王,才把这地牢的入口从沙堆儿里挖出来!

    你要觉得这就是极限了?还早着呐!有几次地牢位置特别的低,每天出门我这看见的就是那悬崖的土墙,整个人都在那洞里头闻着土腥味儿过活,仰着脖才能看得见一线天!那勇者小心翼翼的下来,都生怕不小心触发了地牢守护者那个臭脾气的玩意儿!

    还有几次,背靠着大海或者是大湖,那沙滩都在我们头顶上!入口正面儿看起来没啥问题,背面儿那茫茫多的水全都压在地牢墙上!要是那勇者稍微心狠点儿,把里面儿那墙给凿穿了,看不得淹了半个地牢!

    还有更搞笑的,你说我就抱怨了几回地牢太低,这家伙就烦气别人和他作对,是有理儿的也不听没理儿的也不听。结果就有那么几回,他都快把地牢给盖到天上去了!我坐在地牢门口跟坐在山顶似的大老远儿的就看着勇者跑过来,心想着虽然台阶是高了点儿多了点儿,但勇者都年轻力壮的,这点儿高度应该还不是什么问题。结果过了半天都没瞅着勇者的影儿,出去低头一看——你猜怎么着?最低的那级台阶离地面还有个十来英尺!那勇者回去找绳子去了!更要命的是那勇者为了搭平台打那个脑残跑到地牢屋顶上,都觉得脚下发飘,呼吸困难,这TM的都快和卫星接轨,伸手就能摸着星星了吧!你说你这么厉害咋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

    而且,这家伙还不让我进地牢大门,非得让我搁外头那石板地儿上蹲着,结果有那么一两回他那地牢建设的时候把周围的湖给搞决了口,那门外都积着比腰还高的水!他还不许我开门把水放进地牢,口口声声的什么清洁什么卫生,我还没法离地牢太远,只能搁那水里头站着!你是不知道那个世界的勇者来找我处理这个脑残的时候,我和他两个人站在齐胸口深的水里头谈论解咒大事。你们是不知道那勇者看着我那关爱神经病的眼神儿!就算是我那遭了诅咒的混沌心智,都觉得老脸发红!

    唉,所以说,骷髅王这种东西,就该被按在地上揍!打不死它!等这个世界被抛弃了,到下个世界去,我一定得和那个跑来打这脑残的勇者说,留块骨头给我,回去我要把它炖成骨汤!

 

 

                                                       END

————————————

这种轻喜吐槽风属于放飞自我的产物,基本就是咆哮体写下来。

打了无数叹号,以及怀着对官方特(八)性(哥)的深深怨念。

评论(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