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泰拉瑞亚·余烬·8

全员猎奇崩坏向,重度ooc,全NPC
便当发放密集,可能会有令人不适的情节
有血腥恶心向表现,有角色崩坏出现
一个“勇者”在严重残破的世界中行走,寻找真相并最终修复这个世界的故事
向导万岁
————————————
红月
   果然有的时候邪恶是不请自来的——但不是向导说的那种boss级怪物,而是像暴风雨压境的乌云那样的怪物群,只不过这乌云是血红色的,那种恶臭的血腥味儿随风飘散在周遭的空气里,仿佛是不祥的幽灵。
   勇者看着那些怪物成群结队的慢慢逼近,不仅仅是那些普通的僵尸和恶魔之眼,还有一些……更扭曲更畸形的东西在里面,它们就像是源源不断的血肉喷泉一样,那些蹒跚又迟缓的身体上向外流淌着黏泥一样的血和肉块。但那脸上几乎裂到头颅一半的利牙和尖锐的爪子证明这些奇形怪状的僵尸可不只是长得恶心那么简单,它们绝对比那些相比之下简直能称得上可爱的同类更加有力,更加嗜血。至于那些恶魔之眼……呃,简直就是人类心目中恶魔和噩梦的某种具现化了,除了歪扭又突出放大的眼球以及那些同样滴落不停的鲜血之外,在各个方向还有很多大张着的嘴,而里面满是因为渴望咀嚼和撕扯蠕动着的牙齿。
   他看到那些东西在屋外徘徊,从那些残损的屋顶和墙壁里看到许多有力的肢体和嗜杀的眼睛,可它们并没有直接朝他们发起进攻,仿佛在犹豫与顾忌着什么一般,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那些建筑的残片根本就毫无防御能力,这点庇护他们的脆弱防御在怪物面前就像纸一样薄。其中有一只僵尸似乎厌恶又恐惧的试探着去破坏那些破裂的木头和墙壁,然后在得出这些东西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后得意得发出吼叫,然后那令人牙酸的抓挠声就在半朽的木头上响成了一片。
   “勇者,过来呆在我身边,千万不要离开这里!”头一次看到向导这么焦虑,那些花朵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衬得他脸上的表情愈发严峻。他走过去,握紧了手里的剑和冰霜回旋镖——弓对他而言是没法用的——随时等待着那些东西的到来。
   “它们都变得更加邪恶和疯狂了……规则崩坏得更厉害了……但是他们是不能突破这些墙壁的,哪怕那些东西破坏了规则也不行。”
   两人的神经都绷紧了,而在如此危机的关头,魔法师却不在,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为什么魔法师不在?勇者近乎绝望的想着,他想念老人精妙的魔法,那些在他偶尔出手消灭那些游荡着的僵尸时的炽热火球和奥能刀刃,他相信有他在他和向导一定能轻松许多——但是他去哪了?外面那片混沌而邪恶的黑暗里到底有什么在吸引他,以至于在这样一个他如此需要帮助的晚上,他们的最大助力却不在身边?
   “你们以往都是怎么抵挡这些东西的?”他朝向导喊着,门外那些僵尸和恶魔之眼的哀号和咕哝声让他的话显得模糊不清。但对方听见了,用更为坚定的声音作了回答,“以前都是Leomund协助我对付这些东西……但是他今晚不在,而且我们也不能指望他能穿过这些东西回来了,而且,最关键的是。”他看着他手中流过一道光一般的物质,那道光飞快的塑造着自己的形态,拉伸,变形,赋予自己重量和触感,最后变成了一把普通的木弓,而在他伸出另一只手的时候,一支箭凭空出现在那里,“以往可不会有这么多!我们都是没有希望的,在黑暗里等着腐烂的苟延残喘的人,要毁掉我们不需要费这么多力气。它们的目标是你——你才是能改变这一切的,这个世界的希望!”他拉弓,尽管没有视力,但那一箭还是去得又准又稳。一只滴落者滚到地上,几条触手一般的视神经痉挛抽搐着,把那些粘稠的血液甩得到处都是,五六张带着环状牙齿的嘴一齐发出惨号,仿佛是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又一支箭搭在弦上,他的剑刃也切进僵尸的脖颈,喷出的腥臭血液和着撕裂的喘息拧成让人窒息的合唱。那些怪物到底还是缺乏攻击墙壁和廊柱的勇气,哪怕它们看上去脆弱得一碰就碎,因此它们挤过那些窗户与门,全然不顾自己的同伴为此被挤断了脊柱或是压断了肢体。相比而言过于狭窄的入口限制了它们的数量,但还是很多,相当多。
   “它们为什么不愿意去攻击建筑?”他用脚踢开一只染血僵尸,把剑从它畸形交错的肋骨间拔出来,又反手把一只妄图从后面偷袭的恶魔之眼削成两半。
   “你不会想知道的!”向导高声回答,右手直接把一支箭捅进了扑上来的僵尸眼窝,左手弓弦的一个扭绞就让另一只僵尸的脑袋和身体分了家,“该死!如果不是我没法破坏规则,怎么会用这种低劣的武器!就算我已经把它超额发挥了又怎么样!”他再次拉弓,这一次直接搭上了三支箭,给远处的僵尸和恶魔之眼来了个漂亮的爆头。“注意你的药水效果,勇者,还记得我昨天是怎么和你说的吗。”
   他手上马不停蹄的顶开一瓶黄色药水的瓶塞,尝试不去管瓶子里的那些没过滤干净的铁矿石沉淀物,哪怕它们在他的口腔里就像是一把沙子一样难受。但是那层发着微弱暖光的薄薄防护让敌人对他的伤害下降了不止一点,而治疗药水的力量则让人精神一振,“你还好么?”他吐掉嘴里的血,又一次回头看着向导——对方的表情相当痛苦,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那些花枝限制了他的行动,在如此大幅度的拉弓和打斗动作中,那些枝条比敌人给他造成的伤害更多,它们就像是扣住猎物的捕兽夹,或者是缠在他身上的活蛇,在每一次摩擦中割破他的血肉,甚至连一些纤细的枝条都染上了微微的红色。
   “我没事——这和我以前比起来可差远了!”仿佛是要证明自己说的话一样,一只滴落者就像棒球一样被木弓直接抽飞了出去,在弓身上留下一块恶心的污迹。向导把弓的底尖插进染血僵尸的喉咙,拉开弓又是一箭。
   “没办法能阻止它们吗?”
   “它们是黑夜的造物,办法是有,但是我需要时间……但对它们最有效的还是黎明的到来,它们害怕阳光!”
————————————
其实下两章都写好了,只是怎么都不满意,估计要打回去重写了。
这些天感冒各种难受想崩溃。
希望各位多给些评论,也好让我想想接下来的剧情怎么写……这个魔法师存在感真是低,这可和我预计不符……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