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码不出字来的傻子,画不出画来的疯子

想到哪写到哪的摸鱼片段·剑术

   “我们在座的这几个人里——仅限男性,只有两个人不会剑术。”裁缝打了个哈欠,舒舒服服的把自己塞进沙发里,手里的茶杯飘散出令人困倦的热气,“你尽管猜,事先声明,平时不用剑不代表不会。”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肯定是会的。”勇者瞪了这个老头子一眼,而对方则装看不见一样的赞叹杯子里的太阳花,但他也被这个有趣的问题吊起了一些胃口,毕竟平时这些NPC都对自己的事情闭口不谈,“我猜猜……海盗船长和染料商平时就看他们用过剑,税务官虽然平时用的是手杖,但那个用法是剑的,肯定先排除掉……向导不会吗?”
   旁边的棕发青年微微笑了一下,那个笑容在茶的热气里晕开,“我……”
   “那只是你没见过。”魔法师打断了他的话,“你也别谦虚。”这个老不正经顺势瞪了一眼向导,而对方只是笑笑,“如果论起用剑,在场的还真没几个比你更强了,或者说,加起来都不一定比你强。”
   “真的?”勇者狐疑的盯着向导。
   “……真的,但是我更喜欢弓。”
   勇者觉得自己需要消化一下这个猛料来缓解自己的震惊,就又把视线转向了魔法师,“那你会用剑吗?身为魔法师总不可能学会……”
   “他也会。”这次换向导来打断了,这个行为多少有点孩子气的报复心在里面,“而且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我是被逼的。”老人翻了个白眼,商人默默的扭过头不去看他,而裁缝则完全无视了对方投来的愤懑的眼神,只是在壁炉的暖意里发出满足的叹息。
   看起来是个相当“悲惨”的故事。勇者在心底默默的吐了个槽,就开始在心底选择下一个看起来不像会用剑的人选,“是……画家吗?”
   “bingo。”穿着红色背带裤的男人打了个响指,这让勇者知道自己猜对了,“我早就把全部的身心献给了伟大的艺术,没法再把精力献给这个了。”对方拽了拽自己被颜料几乎染成另一块画布的白袖口,“不过这也没办法,我从来都不为这个后悔。”
   “好,那就剩下一个了!”勇者搓了搓自己的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还有谁呢……巫医?”
   蜥蜴人晃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杖,“太天真了,年轻人。可别以为我的手不适合拿武器,你以为那些精细的毒药是怎么调配出来的?”
   勇者吐了吐舌头,“那么……爆破专家?”
   “怎么,小子?”回应他的是专属于矮人的大嗓门儿,“可别净拿我们这些外族人说事儿!虽然我老长时间没拿过斧子和镐子了,但是论起剑术我们可不比你们差!”
   “抱歉抱歉。”勇者连连挥手,把目光投向了那个矮小的哥布林工程师,“那么按照他的说法,你也……”
   “虽然按照你们人类的标准,那玩意儿的大小和制式更像是匕首。”对方托了托自己那副大的过头的眼镜,“但是我还是略懂一二的。”
   旁边的机械人还没等问题问出口就用手臂上弹出的改装刀做了回答,而蘑菇人默默的在桌子上催生了一个小匕首模样的蘑菇孢子……又要修桌子了。
   所以最后勇者看了一圈,把目光放在了那个他一开始觉得最不可能的人身上……
   “不,不是吧,你不会——”
   “闭嘴。”军火商的脸已经像锅底一样黑了,“那种东西不会就不会了,有什么好学的?”
   “别惊讶了,他对这个真的是一窍不通,偶尔几次拿剑的姿势就是在握棍子。”坐在旁边的护士不轻不重的补了一刀,“你要是让他放下枪,那他打架就和街头斗殴的小混混没啥区别了,比的就是谁力气大,不怕死,还有捅得狠……所以他会用的冷兵器不会比弹簧刀更长。”

评论(3)

热度(28)